幼兒教育的未了心願
— 專訪教協幼師組發言人翁巧香校長

本報記者

踏進翁巧香校長的幼稚園,訪問尚未開始,翁校長已如數家珍地介紹這剛裝修完的校舍,剛巧老師帶著一隊往吃茶點的小朋友路過,走在最後的小男孩悄悄跟翁校長說,「校長我留返(茶點)比你。」的確,一個盡心奉獻了27年心血的地方,翁校長對學校的感情、對學生的疼愛,不言而喻。但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有她身體力行地扶植幼師人才的心。翁校長說,教育是良心事業,而眼前的她,其實正好就是一位良心校長。

自言沒有受過培訓,只憑一顆愛孩子的心便毅然入行的翁巧香校長,形容最初教學是如履薄冰,今天回望,過去二十年近乎無間斷的進修道路,對她的專業成長極為重要。「幼兒教育是一門專業。幼兒的成長,需要的不只是知識,而是全人發展。」她甚至比政府更快一步,在校長還只要求文憑資歷時,已完成本港首個開辦的幼兒教育學士學位課程。現已是教育碩士的她,更慶幸現職學校的老師「讀書」風氣也很好。然而筆者觀察到,她在工作調配上給予老師的空間,也是鼓勵老師進修的一大關鍵。

 

最大的滿足:看到老師有前景

有說,人生最重要的啟蒙老師是幼稚園老師,但最易被遺忘的也是幼稚園老師。從事幼教三十多年,翁校長的學生不計其數。問學生畢業後會回來探望嗎?她說,多的是。其中,一位她二十多年前教過的K1學生,現在更是她學校的老師。「她對投身幼教滿有熱誠,於是推薦她入讀在職課程,同時留校任支援老師。事實我沒看錯,她是一位有能力的好老師。」

談到校內的老師,翁校長總是一臉滿足,言語間不難感受到她對同事的支持和信任。她說印象較深的,還有校內一位男教師,當年推薦他入讀在職幼教文憑課程,剛巧他遇上另一個難得的機會,可入讀特殊教育學位課程,若選後者意味他修畢後很可能會離開。儘管如此,翁校長仍全力支持和協助,結果老師畢業後留校至今。「青年人若有上進心,我會義不容辭地幫助,看到他們有前景,又能造福小孩,我便滿足。」

回望三十多年的幼教工作,每天伴著活潑的小孩成長,翁校長說:無憾無悔!

難忘是幼教「零的突破」

當了教協理事二十年,翁校長至上屆才退任,那些年她為幼教發動過無數抗爭,經歷過不少風雨,令她成長不少。最深刻的一次,是95年爭取到「零的突破」,她形容這是政府首次直接資助幼稚園,雖然金額不多,但總算是一種肯定。然而經驗也告訴她,即使成功爭取落實政策,仍要與政府不斷磨合。「例如當年政府推出按組資助的方法,只將學校的總收生人數除以一組15人,便是學校所得資助。但這個方法,沒有計算每級實際需要的教師人手,資助水平因而低了很多。」翁校長憶述,她當時以教協理事身分,向時任副教育統籌司的張建宗力陳問題,獲承諾完善計劃。這次成功經驗,為她打了一支強心針,推動她多年來為幼教的專業和權益,據理力爭。

翁校長慨歎,沒料到這問題今天又重現。「免費幼教資助,是按1:11的師生比例計算,但資助水平為何仍然那麼低?相信也與沒有分級計算教師人手需求有關。」她憂慮這問題不解決,一些資深教師較多,或人手較充裕的幼稚園,過渡期後將面臨裁員。

當了教協理事20年,翁校長(左一)為幼教發動過無數抗爭,經歷過不少風雨。

為幼教仍會走在最前線

翁校長說自己「戴四方帽」那年,小女兒也剛好大學畢業。多年來兼顧事業、學業和多項公職,她感謝家人的無限支持。

對栽培幼師人才,翁校長不遺餘力,遺憾的是,免費幼教仍未能為幼師重設薪級表,保障幼師專業。這肯定是翁校長多年來爭取的未了心願。她說即使從理事會退下來,但只要是為幼兒教育,她仍會走到爭取的最前線。至於校內,她會讓同事了解新政策的隱憂,但強調「作為校長,我的責任是讓同事安心教學,做好本份,其他事,由我來扛」。

 

翁校長與校內老師合照。

 

(訪談系列之十五)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