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問題

陳洪

很多人都說,港獨是個「偽命題」,意思是說,香港作為中國廣東省南端的一個小地方,資源的補給不足,連同政治和地理環境,怎說也不夠獨立的條件。

可是,香港有些人嚷嚷了,嚷的方式不一,有說要香港成為「城邦」,有說要「自治」,有的索性說要獨立成國;我不知道,那些叫嚷的人心底是怎樣想的,是否真的「表裏如一」,我見到的,是「城邦論」教主陳雲先生,在參選立法會時,口風改了,改口爭取「永續基本法」,不公開談「城邦」了;也許,這是策略性迴避吧!我感覺是挺不舒服的。

可是,雖然「港獨」議題儘管仍然停留在說話和討論階段,暫時看不見有組織和行動,奇怪的是中央政府和港府,對這問題的反應異乎尋常,港府除在立法會選舉以行政方式對參選人作出「篩選」外,對當選的立法會議員的宣誓,也作了一連串的動作,中央政府,在香港法院仍未就有關宣誓的司法覆核作出判決前,已急不及待就基本法第104條進行釋法,種種舉措,反映主政者對「獨」這個字,有一種不理性的惶恐,說也不得。

本來,宣誓問題就是宣誓問題,可按照宣誓的標準作出衡量,哦!有涉嫌夾帶粗口,有支那的辱華字眼,使不得,不符莊嚴的標準,那就判宣誓無效好了!何必勞師動眾要人大進行釋法?

最可恨的,是香港的左派附庸,乘機發難作大,興風作浪,周圍亂扣人帽子,明明知道你並非支持港獨,只要你的調子跟他不一樣,就「屈」你是陰獨,他們作為梁振英的幫凶,撕裂香港,製造香港混亂的行徑,最最可怕,是香港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