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媒人到非典型教師 — 專訪教協學術部副主任李家宏

訪談系列 ■ 本報記者

預科時,李家宏自覺成績平平,曾經拿起過一張教育學院申請表。母親當頭棒喝:「不要因為成績不夠好就去教書。」其實做教師也不是他年輕時的志願,甚至覺得學校是封閉保守的地方,與他的個性格格不入。

他醉心歷史,後來如願以償入讀大學歷史系。現時他在中學教歷史和通識,然而,從大學畢業到當上教師,還有幾許曲折的道路。

最深刻的一段,要數在商業電台參與〈風波裡的茶杯〉的製作。這個當年全港最受迎的政論「烽煙」節目,發揮鞭撻政府、左右時局的力量,他身處其中,每天與主持鄭經翰把握香港社會的脈搏,感受到傳媒的巨大影響力,以及伴隨的社會責任感。

直到2004年,發生商台「續牌風波」,鄭經翰受壓「封咪」,〈風波裡的茶杯〉成為歷史——這是香港言論空間收窄的序幕,也標誌一個廣播時代的終結。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李家宏離開商台,先後在綠色和平等機構從事媒體工作,不斷思考如何貢獻自己的力量。經過多年探索,他相信希望在於年輕人,決定報讀教育文憑。
這一回拿起申請表,他很清楚為了甚麼。

反璞歸真,信念如一

八年前,李家宏從傳媒人變成中學教師,是反璞歸真,但信念如一:希望世界變得更好。他銘記中大楊秀珠教授所言:「用心教好每一堂課,用心教每一個年輕人,都是對世界的一分貢獻。」
李家宏的「非典型」背景,每每為課堂帶來新意念,他慶幸學校能給予發揮的空間。歷史課上,他會請同學排演話劇,來一幕「杯酒釋兵權」;通識課上,他曾帶學生到龍尾灘拍短片,模仿記者報導。他鼓勵同學走出書本與課堂,結合知識與生活,連繫歷史與現在。

傳媒人的個性,令他特別在意傳訊效果,要讓學生明白世界發生的事,從而思考社會、思考人生。「我不是在『教書』,而是透過教育,讓同學建立對世界的想法,甚至想像。我不是偉大的老師,只是一個對香港有盼望的教育工作者。」

「只有民主可以孕育民主」

將課堂「民主化」,正是基於這份盼望。

香港的學生習慣聽從指示,學校系統仍遺留工業時代的痕跡。然而,這是否我們想培育的學生品質?「如果學生在學校無法感受民主的重要,他們踏入社會後會突然喜歡民主嗎?抑或只是葉公好龍,實則奉行『搵食至上』、『政治唔關我事』?」

因此,他一方面將公民社會和學校連結,經常邀請社會人士與學生交流;另一方面,他也在課堂上實踐民主理念,大部分班務由學生自行管理,同學一人一票選出主席,不滿意時可根據程序提出罷免。遇到困難要學會自己解決,不要事事找老師。「你要相信同學有能力處理這些問題,他們將來才有能力處理香港的問題。」

這些民主實踐效果如何?他說:很理想——當然不會一帆風順,但大家都能從中學習。學生了解選舉制度如何運作,有爭拗時如何協商,也明白民主是需要付出、參與。「我不相信獨裁可以孕育民主,只有民主可以孕育民主。老師踏出這一步,是責無旁貸。」

加入教協冀集結力量

李家宏享受教學帶來的滿足感,美中不足的是:入職八年,他仍是合約教師。校長是良心僱主,無奈編制所限,始終無法提供常額教席。他也慨嘆公眾對教師的處境缺乏理解。「社會對教師的要求越來越多,但對教師的剝削也越來越大。」無論教師權益還是教育政策,都需要集合同工力量。因此,他加入教協理事會,重點關注合約教師、歷史教育等課題,期望以他的傳訊經驗,為教協注入新的能量。


 帶領教師參加工作坊,為教師的專業發展出一分力。


於去年(2016)的「合約教師何去何從」講座中擔任主持。


 李家宏關心合約教師權益,挺身而出在記者會為合約同工發聲。


為第五屆「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頒獎禮擔任大會司儀。昔日的傳媒背景造就了李家宏的能言善道,他更成為了教協的「金牌司儀」。

(訪談系列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