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時候檢討師訓制度

陳曦彤

每當我們提及芬蘭教育,總是聚焦其國際排名或平等教育理念,卻往往忽略其研究型碩士師訓模式,有助當地教師自主研發教學法及解決學生學習困難。如果我們深信師資是教學質素的關鍵,再對比香港授課型的教育文憑培訓時,也許我們便不得不重新思考:「Why not for Hong Kong?」

翻查羅慧燕博士的《論香港教師教育的發展與殖民政治》,香港中學教師的一年全日制教育文憑課程

始於1950年開展,至今70年間一直換湯不換藥,課程名目再變,始終離不開上課聽講的學習模式。筆者身為畢業生,當年只感到課程水過鴨背,理論難以在教學現場應用。如以教學法的理論作解釋,關鍵應在於聽講的學習方法,難以讓準教師掌握教學上的實踐或程序性知識。結果,歷屆畢業生如我,大多在學校前線邊做邊學,建立個人教學方法及風格。但亦因校政、人事、學生能力及個人態度等因素總有不同,師訓畢業生的教學質素便存在極大差異,使學校管理層及教育局借詞推動形形式式的外評及改革,務求提高前線教學質素,但效果明顯地適得其反,事倍功半。

要達致師生學校政府的共贏局面,必須從根本著手,從芬蘭模式取經,引入更適切21世紀教學水平的評核模式,改革師訓制度。使教師訓練與工程、會計、建築,甚至醫生法律等專業看齊,確保準教師在入職前已作好充份準備,而非「先牌,後進修」,這才是香港教育制度突破既有困局的最有效方法。適逢教育界對教師的需求近年大跌,師訓學位減少,正正是契機以量換質,把教育文憑提升為哲學碩士水平的訓練課程。希望各學校領導及教育局把握良機,推動業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