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優次不分 政治凌駕教育
評梁振英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小學教育)


特首梁振英將於年中任滿,回顧他上任近五年,其中小學教育政綱不少仍未兌現,例如:適量增加中學教師編制、推算人口變化及早規劃幼稚園及小學的布局、設置「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和評核標準等,全部付之闕如。

至上月中他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對中小學水深火熱的問題,仍然只交白卷,反映他無心教育,其所謂「迎難而上」,不過是在餘下半年任期,趕快完成其政治任務,例如繞過課程修訂程序,在初中強加50小時的《基本法》教學時數,並要學校填表申報以進行監控;又重推去年無法通過立法會而撤回的一帶一路獎學金,公然將教育淪為服務政治的工具。

常額編制不足 教師團隊斷層

中小學編制問題已困擾學界多年,政府不肯改善班師比例,逃避增加經常性開支,學校被迫以津貼聘請合約教師,教師專業面臨斷層。至於編制內的教師,同資歷不同待遇的問題也相當嚴重。現絕大部分教師已持學位資歷,卻因學位教席上限而令大量教師仍以文憑教席聘用,嚴重打擊士氣。
近年中學縮班帶來裁員危機,令教學環境雪上加霜。在穩定學校的措施上,政府有回應本會訴求,容許資助中學在2016學年縮減中一班而出現的超額教師,可申請延長保留期,但卻只能延長一年,即至2018學年便要「還人」,紓緩措施力度顯然不足。

我們要求:

  • 改善班師比例,小學提升至不少於1:1.8;初中及高中分別提升至1:2.0及1:2.3;
  • 延長「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及「三保措施」超額教師保留期,至2020年升中人口全面回穩為止;及
  • 持學位資歷的教師應全數以學位教席聘用;監察學校未有盡用學位教席,及濫用有時限合約聘請常額的情況。

學生接連自殺 政府敷衍卸責

學童接連自殺,社會期望政府會有政策回應。事實上,無論教育、社福或醫護界都向政府提出過不少即時可做的重點措施,但《施政報告》最終只敷衍提出一個先導計劃,合共也不過多提供4名精神科護士服務17所學校,完全是杯水車薪,另外就是將「學習支援津貼」涵蓋有精神病患的學生,防護措施力度極微,更沒有從源頭減壓著手,面對學生生命的嚴肅課題,政府竟輕視若此,令人憤怒。

我們要求:

  • 反對復考小三TSA;中學簡化校本評核;加強生命教育;
  • 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增加常額教師,落實中學小班教學;
  • 小學配備至少一名常額社工和輔導人員,檢視中學社工人手;
  • 成立跨界別委員會全面檢討教育制度。

融合教育資源配套不足

政府推行融合教育多年,但資源和配套都不足,融合生人數卻不斷上升,而特殊學校亦僅改善了視障及群育學校的班額,《施政報告》對特殊及融合教育的人手及班額等問題,卻未見著墨。

我們要求:

  • 開設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常額職位;並提供學額加權資助,例如收取一名自閉症學生作兩名學生資助計算;
  • 加強師資培訓及資助,提供全日制特殊教育在職訓練課程;
  • 因應特殊學校下調班額,調整社工人手比例,避免削減人手;調整各類特殊學校,例如中度及嚴重智障兒童學校的班額;及
  • 改善主流學校及特殊學校之間的轉介及回流機制,確保學童獲得最合適的教育。

歸根究柢,教育界需要一個對教育有願景、有誠信、有承擔的行政長官,其委任的更必須是一個有能力、有魄力、真誠為教育的問責局長,本港教育的困局才有望扭轉。

本會回應《施政報告》大專及幼兒教育的部分,請瀏覽: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