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論俗:香港新界華人傳統風俗

專業分享■ 施志明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上課教授學生也好,與朋友分享也好,都喜歡用上司馬遷的說法。因為讀歷史最有趣之處,就是讀懂人性。另一方面,就是對「時」、「地」的了解,並掌握當中的規律。當然,能構成一套系統,便能「成一家之言」。那麼,香港本土的風俗歷史,又會是甚麼一回事呢?

簡單,用事例說最好。

在農曆新年,識趣的朋友總會說:「新年進步!恭喜發財!」為甚麼不說「快樂」,一則因為我們有股票基金在手,二則我們要升職加薪,「快落」則不好了;故此,恭喜人家「發財」是美事。太史公有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懂得人性,講好說話的朋友和小孩子,當然會有「利是」。這些風俗,便足以展現人性的「生而好利焉」。同時,也反映時代(華人資金投入股票市場)及地區(語言及地區經濟模式不同)意義。

當然,說香港人「生而好利」,不如說是「為了生存」而朝向「利」處著眼。

香港是移民社會。宋元明時期,平民百姓會因國內社會動盪、原居地經濟不振,又或逃避兵燹,輾轉而來,他們聚居在今日新界的平原地帶,從事農耕,及後世代繁衍,建立墟市,並逐步取得較高的經濟及社會地位,這就是香港四大民系所稱的廣府(本地)。

至清初遷海令,使沿海地域平民內遷,田野荒廢,及後得周有德、王來任兩位官員上疏,才得展界復界,但其時部分原居的平民已經在他處落地生根,未能重返原籍。清廷為了恢復沿海地區農耕,於是鼓勵他籍人士入遷;他們大多來自惠潮兩府,是遲來者,是他者,故稱之為「客籍」、「客家」;起初,他們在較貧瘠地帶開墾發展,聚族而居,故生活習尚也較為刻苦;但時間愈久,便開始有熬出頭來的時候,有「客家佔地主」之勢,成「土客相爭」之局。。

不過,說到刻苦,在水上居的蜑家,長年被陸上歧視。而從事航海、漁業及海上貿易的鶴佬(閩南語系),也被視為他者而被區分。所以,各民系間時而合作,時而對抗。

在不同時代,華人民系間面對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甚至是生存問題,舉凡海盜、災疫等。而風俗的歷史,其實也離不開探討「時」、「地」及「人」的關係和規律。


【 作者簡介 】
香港珠海中國歷史研究所哲學博士。現任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香港史學會理事。專研香港新界風俗文化及開埠初期發展史,專有《本土論俗:新界華人傳統風俗》及學術論文多篇。

教協將軍澳中心、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和香港史學會將合辦「香港古代史系列(一):四大民系與香港」歷史導賞課程,課程資料請瀏覽本會課程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