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課室的律師 — 專訪副會長莊耀洸

(訪談系列之十七)

教協報記者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律師總是高高在上,身穿名牌西裝,每次出入法院後就可以收取不菲的訟費。現實中,有一位人權律師,專門處理不賺錢的人權官司,最後更轉職到教育大學,為師訓同學講解法律。這位教育界的「Law霸」,是教協副會長莊耀洸。

 

任司徒華助理 與教協結緣

莊耀洸畢業於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後獲司徒華邀請,在1991年的立法局選舉中為他助選。選舉期間,認識到不少教協理事,包括時任會長的張文光,從而與教協結緣。他憶述:「那時對教協人有深刻的印象,教協人做事小心謹慎,而且十分團結。華叔參選,有很多教協人完成了辛勞的學校工作後,仍然來為華叔助選。華叔做事一絲不苟,籌備活動時連糾察站崗的位置、帶多少文具等,都一一巨細無遺地列出來」。

最終華叔以七成的得票高票當選,莊耀洸亦成為華叔的議員助理,並協助處理港同盟(即民主黨前身)黨團的工作。莊耀洸形容這段經歷學到的比讀碩士更多,這些經驗對他在民間社會的工作亦有莫大幫助。

修讀法律 以律師身份繼續助人

擔任議員助理三年後,莊耀洸於港大修讀法律,成為執業律師,負責過不少人權法的案件。其中兩位受助人,便是現任教協總幹事馮家強及副總幹事盧偉明。

2002年5月9日,莊耀洸在時任學聯代表會主席的馮家強家中作客。突然有警察登門,要拘捕馮家強。及後警方控告馮家強和同為學聯代表的盧偉明,莊耀洸便成為他們的代表律師。莊耀洸指這宗案件之所以重要,在於顯露出《公安條例》中不合理之處:「雖然最終兩人敗訴,但法院接納了我們的理據,指出《公安條例》的條文過於空泛,迫使到政府要修改法例」。

他與現任教協總幹事馮家強相識多年,
曾為馮家強的代表律師。

為大眾講解法律   屢獲律師會嘉許

成為律師後,莊耀洸經常獲邀到不同的法律講座擔任講者,當中亦有為教協演講。他每年進行多達500小時的義務法律工作,在2011至2016年期間,他五度獲得香港律師會的「傑出公益法律服務獎」,表揚他熱衷參與公益法律服務。他主要的義務工作是公眾法律教育:「通常某些法律有修改,或社會最近關注甚麼議題,我便會就這些題目準備講座。例如2014年修訂《性別歧視條例》前後,我便去不同機構為他們講解如何制定防止性騷擾政策」。在他的推動下,於不足兩年間,有制定防止性騷擾政策的學校由53%增至88%。
莊耀洸經常參與不同的講座,為大眾講解法律。

轉職教師 由法庭走進課室

參與不同的法律講座後,莊耀洸感覺到律師除了執業的工作外,要讓大眾對法律有更多的了解是更重要的工作。2004年起,他在中大兼教不同的法律課程。當年中大尚未開設法律學院,學生都不是主修法律,而是來自不同學系,貫徹他「為大眾講解法律」的目標。到2007年,他轉任教院成為全職導師,不久便不再執業,成為全職教師。

轉職教師後,他加入了教協。在2012年至2016年,莊耀洸出任教協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並於今屆成為副會長。他一直以法律知識,協助處理會員的求助及對政策作出回應。他說:「現時修改教師專業守則,一般的市民可能覺得『不可與學生約會』很正常,但有過法律訓練就會看到當中可能出現的陷阱。例如教師午膳時間與數個學生一同在茶餐廳吃飯,很多老師都會這樣做,而且有助促進師生關係;但在新建議的守則下,這樣也可能被投訴」。莊耀洸說教協在教育界及公民社會的角色實在是太重要,即使他在不同社會組織中身兼多職,仍然會視教協會務為首要工作。

成為理事後,莊耀洸以他的法律知識協助處理教協會務。圖為教協反對新教師守則的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