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於標準學校的教育精神

感賞校園 ‧ 葉建源

「感想校園」每期專訪的學校與人物,讓我充份感受他們對教學的熱誠。在分享他們的教學心得之餘,我們也不要遺忘社會上還有為數不少的低於標準學校,教學空間和設施嚴重匱乏,校長和老師要加倍付出時間和心血,為學生提供最優質的教育,同樣值得我們讚賞和致敬。

過去一年,我走訪了超過三十間不同類型的低於標準校舍,對於不少「N無學校」、「劏房校舍」和「納米校園」的情景,歷歷在目,對於每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更是點滴在心頭。實在也沒有想過香港教育的貧富差距,可以這麼的懸殊。時至今日,仍有不少學校欠缺禮堂、圖書館、音樂室、視藝室、醫療室、輔導室等。教育局一直標榜優質教育,何以學校連這些基本的教學設施也欠奉?

納米「N無」學校

「葉議員,你可唔可以幫我學校變大呀?」小孩子的說話往往是最直接和最真心。這位小學生是來自一間樓齡超過六十年,並且從未進行過任何一期學校改善工程的小學。儘管學校位於高尚住宅區,但學校卻被形容是「N無」的「納米學校」,學校沒有室內操場,遇上打風落雨,學生最愛的體育課便要取消。校內僅有的一個小禮堂,被「劏」成會議室、課室和英語室,其他醫療室、輔導室和儲物室等,都要一室多用。校舍佔地面積只得1,200平方米,只及標準校舍的五分一。

老師的工作空間和職業安全健康同樣值得關注。有一次訪校,老師要背對背坐之餘,還要側著身子遷就,適逢有老師身懷六甲,空間就更加買少見少。教師的工作壓力經已夠大,十多二十人被迫在狹窄的斗室,更有些被迫在走廊上放一張小學生的桌子改簿。此情此景,即使逗留一陣子,也令人感覺難受,更何況老師每日要長時間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香港繁華的背後,師生竟要忍受這樣惡劣的教學環境,是社會的不幸、是教育的不公,還是香港的悲哀?

教育路上的互勵互勉

儘管低於標準校舍的設施條件不足,學生來自基層家庭、弱勢社群以及有特殊學習需要的比例也相對較高,但師生沒有因此而氣餒,他們的成績也毫不遜色,在不少全港性的體育、資訊科技、設計,甚至國際性比賽都屢獲殊榮。背後實有賴一班校長和老師的悉心教導和額外付出的努力,包括忙於為學生爭取資源,讓他們可以增廣見聞、提升自信,設法減低各方面的條件差距。有教無類、言傳身教,我特別感覺到這股充滿拼勁的教育精神。

「我完全體會低於標準學校老師的額外辛勞,但我不斷鼓勵我的老師,學生長大後不一定記得學校的環境有多惡劣,但他一定不會忘記老師如何愛惜他們。」我清楚記得這位火柴盒學校校長的一番鼓勵說話,讓我更有責任和動力為師生據理力爭。事實上,低於標準校舍問題經曝光及獲得社會關注後,在維修上有一定進展,但距離全面改善則還需加倍努力。感謝一班在異常艱難環境下默默耕耘的校長和老師,在教育路上以及在爭取改善教學環境過程中的互勵互勉。

兩間從未進行學校改善工程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