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踢走小三T S A?

思議行 ‧ 葉建源

教育局一意孤行要全面復考小三T S A,可謂想盡千方百計。首先要採取拖延之法,先做50所小學的所謂「試行計劃」,但還未開始「試行」已聲稱2017將會全面復考。然後是大事宣傳,在Road Show等等向市民灌輸T S A的好處,藉此改變市民對T S A的反感。經過一年醞釀之後,改個新名字(B C A ),把全面復考稱為「擴大試驗」,趕在農曆年假前夕宣佈,借節日氣氛掩蓋反對的聲音。教育局的部署,可謂機關算盡。

可是我們必須問,教育局何不集中精神,認認真真地解決T S A的問題,而要把精力花費這些「語言偽術」與「公關大法」之上呢?

T S A的問題十分明顯,歸納起來,有兩大流弊。其一,是操練壓力奇大,補課和補充練習都很多。有些人把問題歸咎於學校和老師,以為嚴禁學校操練便可以成事。可是,有哪一位老師想要操練這些低年級學生呢?誰不希望孩子可以過正常的學習生活呢?操練都是逼出來的,最早的源頭正正是教育局違背其初衷,利用T S A作為問責的工具,使本應是「低風險」評估異化為「高風險」。教育局的做法上行下效,已經深入整個學校制度,已可謂覆水難收,而操練之惡習,也禁而難止。

其二,更深層的流弊,在於T S A逐漸變成統治整個小學課程和教學的「魔王」。在高中,誰都知道控制課程和教學的並非課程發展處的「課程綱要」(curriculum),而是教評局的「考試大綱」(syllabus),更準確的應該是文憑試考卷(past papers)。在小學,不管高年級和低年級,「課程TSA化」的現象早已現出端倪,T S A考甚麼,就教甚麼;T S A怎麼出題,校內考測也就怎麼出題。T S A就是小學教育的一切,正如文憑試就是高中的一切!

當然,這也要看學校的「抗疫能力」,有些辦學團體、校長不認同這一套,不願就範,壓力也就相對輕一點。可惜,為數不少的學校和老師仍不免蒙受這不必要的壓力。

其實T S A的存廢還應該看它能否產生正面的價值。筆者去年底完成的一項研究(《全港性系統評估(T S A )政策實施研究》),清晰地顯示T S A並沒能夠產生預期的成效,特別是它作為一項「總結性評估」(Summative Assessment)而非「發展性評估」(Formative Assessment),根本並不適合用來改進學校教學之用。

正面作用不彰,負面流弊極大,正常的決策者都會知道應該如何取捨。2004年以前,香港曾經有過很好的評估工具,不會產生同樣的流弊,當局何以不好好參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