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存?

430 冰室 ‧ 何志偉

這個農曆新年假期,並沒有甚麼港產片吸引我到戲院去欣賞,結果,我觀賞了一齣荷里活鉅片〈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除了因為它囊括很多金球獎獎項和奧斯卡的提名外,也是近年少有的歌舞片,因此吸引我入場欣賞。完場後,給我的感覺是,當中的歌舞場片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多,反而故事主角的遭遇卻給我帶來一些反思。

電影的男女主角各有各的理想,女主角渴望成為荷里活演員,她選擇了在片場內的咖啡廳工作,當然,這只是一份餬口的工作,她不斷地尋求試鏡機會,雖然屢戰屢敗,但仍然堅持屢敗屢戰。男主角是一位正宗爵士樂的鋼琴手,他希望在一間已轉為餐廳的舊爵士樂廳重新復業,並推廣他所推崇的正宗爵士樂。他們雖然有不同的夢想,卻要共同面對一個問題,就是生存的問題。面對經濟的困局,他們也要思考如何去解決問題,究竟他們應該堅持自己的理想,還是為生存而妥協呢?

事實上,作為教育工作者,我自己也會經常思考自己有沒有「忘記初衷」。當初立志當老師,就是希望能夠一展抱負,作育英才,相信每一個學生都是可以教導的。為了堅持理想,在我擔任老師的頭幾年,往往會因為學校理念和方向與自己的理念不符而轉校。當時作為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真的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走入校長室放下辭職信以「表明心志」!但是今天,隨著自己家庭負擔大了,人也長大了,彷彿已經沒有當年的「豪氣」。當遇到不合理的政策,雖然仍會為之氣結,但之後仍然要歸回崗位工作,究竟,是否我已經接受了現實,向現實低頭?

歌手林奕匡有一首引起眾人共鳴的《高山低谷》,當中有一句歌詞是「你界定了生活,我侮辱了生存……」究竟是誰界定了生活?而我又是否侮辱了生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