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克儉的最後政治任務?
「臨時」操守議會僭建《守則》
胡亂釋法 教育界廿三條箝制教師自由

本報記者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於去年12月提出修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及《個案處理程序》的諮詢 [備註 1],當中建議在現有《守則》的條文上加入「闡釋」和「例子」,情況有如人大釋法。

操守議會只得半數成員 何來認受提修訂

第十二屆操守議會應於2016年5月1日按程序選出,但教育局以「改革」為名,強行將第十一屆議會成員的任期延長,儼如當年的臨時立法會;教協認為此舉破壞法理、踐踏程序公義。不少民選成員拒絕承認教育局安排的合法性,堅持於原訂任期屆滿(2016年4月30日)便卸任。現時留任操守議會只有14位成員 [備註 2](原有28個議席),更已缺乏幼稚園及特殊學校的代表,其認受性及合法性存疑。而在距任期即將完結(2017年4月30日)的情況下,操守議會倉卒提出修訂《守則》及《個案處理程序》的諮詢,似乎希望在根據選舉程序產生的新一屆議會上任前盡快定稿。如此快速上馬,教協必須強烈反對。

馬虎諮詢了事 嚴謹程序不再

現有《守則》於1990年10月公布,當時的諮詢、草擬歷時三年(1987年至1990年),籌委會的工作包括分五個步驟向教育團體、教師和社會公眾作全面討論及諮詢。

步驟 諮詢工作
1990年制訂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的工作
  • 技術性諮詢,擬出《守則》草案;
  • 在教育專業內進行諮詢;
  • 徵詢公眾意見;
  • 完成定稿;及
  • 將定稿提交教育專業人士認可。
  •  向所有教育團體發出第一號諮詢文件及舉辦諮詢會,以研究設計一份向全港進行第一輪諮詢的諮詢文件;
  • 第一輪全港諮詢後籌委會發出第二號諮詢文件;
  • 舉辦15個分區會議,向教師發出調查問卷;
  • 制訂《守則》第一稿,附以調查問卷分發所有學校及幼稚園的每一位教師;
  • 開展第二輪全港諮詢,分別在香港、九龍和新界召了三次大型諮詢會,各學校和教育團體亦舉行多次諮詢研討會;
  • 諮詢期間籌委會發表了兩份中期報告、召開多次記者招待會向社會公眾透露工作進展,以收集社會大眾的意見;及
  • 籌委會草擬《守則》第二稿,提交教育專業人士認可。
2016年修訂《守則》,制訂《實務指引》的工作 操守議會自 2009 年起內部檢視和修訂《守則》,及制訂實務指引 在網上公布消息,沒有舉辦公開簡介會

反觀操守議會於去年12月提出修訂《守則》和《個案處理程序》的諮詢,雖說有關工作始於2009年,但由2009年至2015年期間操守議會都只是徵詢教育局常任秘書長的意見。而現在向業界的諮詢期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期間還有聖誕節假期),教協相信大部分教師並不知悉是次諮詢。這令人質疑,操守議會是否有誠意聆聽教育同工的聲音。

教育界廿三條    箝制教師自由

《守則》是業內唯一評定教師專業操守標準的文本,當常任秘書長或法庭需要檢視教師是否涉及專業上的行為失當時[備註 3],便會以《守則》為參考基礎。因此,《守則》關乎每一位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權利。《守則》既可以是維護教育工作者專業水平的根據,亦可以成為損害教師權利的工具。

《守則》諮詢稿的闡釋和例子令同工無所適從

操守議會在諮詢稿所列舉的「闡釋或例子」,嚴重影響良好師生關係的建立,令人覺得是對教師專業自主的不信任。早前《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才指出,教師擔任「守門人」有助及早識別高危學生和提供適時支援。可是,諮詢稿內列舉的例子過於含糊,容易令教師擔心觸犯《守則》而對關顧學生的行為顧忌重重。

《個案處理程序》大幅修訂 無理刪除親友陪同聆訊

另外,操守議會也建議大幅修訂《個案處理程序》,嚴重損害教師同工的權益。

現時安排 諮詢稿建議
個案聆訊 容許答辯人可由親友代其申辯或提問 答辯人最多只能聘請律師出席聆訊
上訴  涉案雙方均可就操守議會組成的聆訊小組作出的結論提出上訴申請,並由上訴小組跟進,而接納上訴的理由包括:
(a)聆訊小組根據所知證據作出錯誤之推斷;或
(b)在聆訊過程中有不當之處,足以影響裁決或建議;或
(c)上訴人能夠提供審批上訴小組認為合理的新證據。
刪除上訴的程序,建議由原聆訊小組成員覆檢個案,而只有申請人能夠提供合理的新證據,才會接納覆檢的申請

立即撤回諮詢    由具代表性議會跟進

當年籌委會以謹慎的態度及諮詢程序制訂《守則》,是了解到《守則》代表著專業教育的價值觀念和道德標準,以建立專業制度與維護專業自主。教協要求操守議會立即撤回修訂《守則》及《個案處理程序》的諮詢稿,交由經合法程序產生、較有代表性的新一屆議會處理,重新研究和討論。


[備註]

  1. 《個案處理程序》及《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及實務指引》諮詢詳情
  2. 不少民選成員拒絕承認教育局安排的合法性而退出。請參考﹕2016年4月28日教協會發出「拒絕延任 卸任議會 捍衛專業自主」新聞稿
  3. 《教育條例》(第279章)第47(d)條﹕「如常任秘書長覺得該教員作出的任何行為,屬常任秘書長認為足以構成專業上的失當行為者」,常任秘書長便可取消該教員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