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約教師 vs. 常額教師

Young TAG。張 往

小明:我實在不明白,政府為甚麼要設立常額教師制度?坊間常說教師工作薪高糧準,但整體形象卻未受肯定。這是不是源於常額制度「養懶人」呢?

大強:教育不是商業工作,它既不是追求效率,更非以競爭為上。如果教育事業是社會責任,同時又是專業,為甚麼教師不應享有穩定的工作環境?

小明:我作為年青教師,至今曾在官立、直資和津貼中學任職,可惜總是遇到一些年資長而地位高的教師,態度被動和消極,寧願重覆以往做法,也不思考如何改進。

大強:現今教師的工作本來已是超負荷。況且,雖說教育有其崇高意義,但除了工作,還有生活的其他部分。你尚未成家立室,難以體會兼顧工作和家庭的負擔吧。

小明:我同意,不過年青教師的待遇又是否公平?合約教師不但不受《資助則例》保障,合約年期短,即使表現獲認同,也未必可續約。更有不少人為求保住教席,不敢表達意見,對上司唯命是從,甘於接受同工不同酬下被剝削的境況,甚至要與其他同事競爭僅有的續約機會……

大強:我理解你的處境,這是源於政府管理不善和教育制度權力結構不公。教育資源長期不足是根本問題;校長有權力,卻難以了解同事的日常工作;中上層的領導不同委員會,各自為政,有時甚至有利益衝突;下層教師則為求晉升或續約,看上司臉色做人。真正良好的教學環境,應是自上而下都有開放、包容,和願意對話的空間,不同崗位的教師都可暢所欲言,為學校和學生的福祉,在追求革新和持守優良傳統中達致平衡,以面對時代的挑戰。

小明:如果教育局長是教育專業,年青教師有公平而穩定的發展空間,同時學校行政管理具透明度和實踐民主精神,加上在校長的專業領導下,我認為香港教育的前景仍然是有希望的。

大強:教育和政治一樣,都是眾人之事。沒有學生,哪有老師?沒有老師,哪有學校?學校若能造就不同身分的市民,社會的紛爭相信也更易解決。管治者對這道理應該相當明白。

YOUNGTAG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