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文老師原來是一名酒保

跟著幼師上學去。陳卓如

日前到馬灣探望一位朋友,她帶我到了當地一間茶餐廳。當我翻看菜譜時不禁失笑。朋友問道「有問題嗎?」我向她展示菜譜上英文譯本,並問她「妳愛吃 “Lunch meat with fire egg” 嗎?」那道菜實為「午餐肉炒蛋」。我很奇怪在馬灣 —這個有較多外籍人士居住的地方,也碰上了較低水平的譯文,這事件令我再度思考香港的英語教育質素。

香港兒童多數由三歲(K1)在校內開始接受英語教學,有些更在二歲開始。現今,本地有些幼稚園或幼兒園會指派班主任教授英文。她們備有專業教師資格及擁有豐富的幼教經驗,但英語並非她們的母語,而且大多數並未受過教授專業的英語培訓。因此要她們流暢地帶領英語活動是有一定的壓力和難度。另外,基於眾多家長的普遍需求,有些學校會聘用外籍老師(Native-speaking English Teacher,簡稱NET)教授英文。但事實上大多數的外籍老師並非合資格的老師。他們大多數被聘請的時候只持有學士學位 —也沒有幼兒教學經驗。

我亦曾遇過一名美國外籍老師。她在來港前,是一名酒保。閒談中她說到香港幼稚園任教的原因,是因為入職門鑑低而薪酬也不錯。她說上課時沒甚麼教學技巧可言,最輕鬆的便是給班上的小朋友播放CD或DVD消磨時間。說到這,你可能想到「我小朋友的英語老師不會也是洒保吧」。

根據眾多的研究,較多學者都認為兒童在學前階段是學習語文的最佳時候。兒童在校內應該接受到有效及高質素的英語教學。我們是否願意繼續接受那些對英語教學全無經驗的教師來教導我們的小朋友?願政府及教育界支持在學院修讀的准教師,讓她們有更多機會修讀英語教學課程。同時政府亦須撥款給幼兒園及幼稚園招聘合格的外籍老師,並確保他們持有認可教導幼兒英語的專業資格。

我們對改進幼兒英語教育請不要再無動於衷了。

 

幼教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