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普洱

家有茶室。鄧玉貞

春節期間除與親友拜年外,與茶友品茗茶舖蹭茶自然不在話下。

年關過後,銷售行業一節淡三墟,加上一些員工回鄉渡歲,春茶未上市,茶舖相對較清閒的。與店東聊起,原來相識已十數載,當年也曾收過一些普洱生餅,不經不覺已逾十年。話題涉及中期茶,06年時存的生餅,茶廠也是略有名氣,雖然不是最頂尖的貨色,但應是不錯,陳期十年相信滋味漸趨醇厚,是適當時候仔細品嗜,看看變化如何。

回想05、06年時,茶市有一種說法:普洱生茶每年都有升幅,形成是一種投資工具,炒賣成風。於是乎不論大小茶廠,都大量推出競逐市場。

產品中良莠不齊,終於在07年崩盤,茶價大跌,無人接貨,不少人資金全泡湯,慘淡離場。當時極多在東莞投資的台商也加入屯茶的行列,其中不乏購入物非所值的茶,虧蝕大筆金錢,但當中因要存茶,購買了樓房,現時房產升值彌補損失。

接著幾年普洱銷量一蹶不振,幸好業界人士穩紮穩打,各種因素下,近幾年銷售又呈現另一面貌,追求古樹,獨立山頭,單株……使普洱茶菁價格飆升,新茶也要數百元一片,和02年比較升逾十倍以上。部分茶商及藏家有見及此,將當年收藏的茶推出市面,有些價錢和新茶相若,於是消費者便在名山頭的新茶還是轉化中的中期茶選擇。畢竟普洱生茶轉化後滋味醇和,深厚有層次,不是新普洱或其他茶可代替。

最近茶舖介紹了兩款有年份的普洱。一是一九九九年的古樹散普,因貨主急於套現,價錢比較實際,購買後與朋友品飲,都覺得超值,一同購買取得好的折扣。另一款是九十年代初自然倉的中茶牌大葉生餅,買了一餅試試,因要品出真味道,拆散後放在茶罐內醒茶,現時期待中。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