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第二語言教學的反思

教師園地。玉倫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本年二月舉辦了為期一天半的研討會,題為「語言政策及社會共融」。筆者出席聆聽了其中兩場,藉以了解中文第二語言教學在香港的發展狀況。其中澳洲學者Scarino博士強調必須結合多元語言和多元文化政策,才能有效推動中文第二語言教學;但對少數族裔來說,在香港要兼顧中文和英文兩個第二語言,談何容易。而最能引起筆者反思的,是樂施會、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及香港教育大學合作「支援非華語幼兒學習中文」研究成果。

筆者從2003年開始為學校設計校本中文第二語言課程,至今已差不多十五年。令人欣喜的,莫如四位少數族裔同學當年以GCSE中文成績獲升中六,繼而考進大學,畢業後再返回自己母校教導和栽培他們的學弟學妹;然而令筆者感慨的,是最近收到一則在WhatsApp群組輾轉流傳一位在本校畢業同學的留言,埋怨小學和中學當年沒有教好她的中文。

雖然學校為少數族裔同學提供了三個不同程度的中文校本課程,可是至今大多數同學仍只能修讀基礎的「中文第二語言」課程。每年能夠開辦中度的「沉浸中文」課程亦只有一至兩組,佔全級四分之一。至於主流中文課程更是寥寥可數。事實上,那些中文基礎不好的同學,升上中學後更難在短期內跟上主流中文水平。

當知道支援中文第二語言教學研究已推展到幼兒教育,令筆者不禁熱切期待:少數族裔同學提早在幼兒階段學習中文,到了中學階段,將會有更多同學適宜進修「沉浸中文」以至主流中文課程,不會留下遺憾。但中文第二語言教學如何能在幼兒教育和小學階段得以廣泛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