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教育.回歸初心
— 專訪學術部主任 陳匡正、副主任 王美琪

(訪談系列之十八)

教協報記者

談及近十多年來的教育爭議,中文科每每是社會熱話:「死亡之卷」、普教中、範文、文言文教學等等,中文科老師總被推到爭議的風高浪尖。面對朝令夕改的課程改革、操練為主的應試文化、功利至上的學習風氣,作為中文老師,該如何帶領學生回到本位,重新認識中文承載著的民族情結、文人風骨呢?今期《教協報》請來了本會學術部主任及副主任——陳匡正和王美琪老師,與讀者分享中文科教學的點滴。

中文教育何去何從?

自2002年起,中學開始實施新修訂中學中國語文課程,新課程的實施是香港中文科一次重大的改革。從傳統的範文教學走到能力導向,教育局更於2007年取消會考中文科範文,然而又於9年後「轉」宣布重設文言範文。今年的中五學生,就是第一屆文憑試重考範文的學生。對於他們來說,重學範文,是大有裨益,還是好壞參半?王美琪感嘆:「現在在原有課程上加12篇範文,對學生來說是頗為吃力的。學生除了要記內容,還要體味文章中的情懷、寫作手法、語句結構等,但範文只佔文憑試分數的6%,教時卻很長,學生往往覺得徒勞無功。」課程改革進退失據,陳匡正認為受苦的是學生:「現在的學生其實是千禧寶寶,那時提倡愉快學習,他們不用讀範文沒有背誦,中文對他們來說從來都是『不用溫習』的科目。」然而,這樣學生的中文根基打不穩 ——學生讀文章時水過鴨背,對課文不求甚解,成績自然差,結果更變成了惡性循環。

能力導向的另一問題,就是側重於「聽、講、讀、寫」能力。然而,「文以載道」,學習中文其中一項主要因素,就是從古文中了解、品味歷史哲學、人文精神及文學藝術。正如「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學習的不僅是文字修辭,更是作者憂國愛民的情操。陳匡正認同中文教學背後的教化使命,並引以為傲:「我認為教中文並不是『教書』,語文是一種載體,我們教的是它裝載的內容,學生學習文言文,就是讓他們有機會浸淫於中國傳統文化以及道德價值等氛圍。」王美琪認為,中文科的優勢在於品德情意的內涵:「中文科不單是傳承語文,更是品德培育。所以我相信對於大部分人而言,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老師之中,一定有語文老師在內。」

閱讀風氣的再培養

現時學生對中文科誠惶誠恐,在公開試中文科更有「死亡之科」的稱號。想學生領悟中文的樂趣,閱讀可謂是第一步。然而,現時學生投放在網上的時間愈來愈多,看書的時間則愈來愈少,兩位老師又有甚麼方法吸引學生重新培養閱讀習慣呢?陳匡正坦言,這是一項艱鉅的工作:「當我教到余光中的文章時,我會帶學生參觀中大,因為余光中有很多散文都是與中大有關。我認為重新拉近學生與文章間的距離十分重要,就好像選修單元之中的『名著與改編影視作品』,其實就是把生活和文章掛鉤。」

王美琪認為閱讀來自生活,閱讀來自觀察。可惜的是 ——現在的小孩沒有空間做到以上種種。「對比以前,我們尚可以在空閒時拿起一本書好好細味,但現今教育制度的異化,小孩子完全沒有空間閱讀。其實他們是很喜歡看書的,兒童圖書館幼兒書籍的借書率都十分高,我們需要做的,是還孩子一個可以閱讀的空間。」

擲地有聲,眼看現今孩子們從小受著操練壓力之苦,他們又如何可以領略閱讀箇中的趣味呢?中文教育,追源溯始,就是源於對閱讀的熱愛,相信兩位老師都一樣,希望中文學習可以回歸初心,學生可以重拾書本,重拾對中文的興趣。

同為中學的中文科老師,陳匡正與王美琪帶領本會的學術部籌備如閱讀嘉年華等活動,向學生推廣閱讀文化。

王美琪(左一)出席教協會新高中中文科調查發布會。

陳匡正(左)出席書叢榜頒獎典禮,她認為閱讀能陶冶性情,更向筆者推介《秘密The Secret》一書,冀同工和學生能在正能量下面對生活中的起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