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S A,政府可以不再製造撕裂對立嗎?

思議行。葉建源

民主派和建制派的議員,可以站在同一陣線嗎?

聽說,上次兩派議員走在一起,已經是七年前的菲律賓人質事件。最近,36位立法會議員再次站在同一陣線,簽署一封由我發起的聯署信,要求與政務司司長和教育局長會面,討論擱置今年五、六月舉行的小三T S A,或者容許學校與家長可以選擇自由參與。

小三T S A引發的操練壓力,已經嚴重干擾學校的教學工作。特首選舉三位候選人亦十分明白箇中苦況,因此全部同意取消或擱置。林鄭月娥當選後,雖然任期在七月才開始,但已提出會與現政府商議取消今年五、六月的評估,誰知被梁振英一口拒絕!到底政府關心自己的面子多一點,還是關心學生的身心健康多一點呢?

素來壁壘分明的兩大陣營突然團結起來,參加聯署的人數超過半個立法會,包括多個不同黨派和政團,涵蓋了不同政治光譜,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爭取今年的小三學生免受末代T S A的全面復考之苦。政府聲言改名B C A之後已消除操練誘因,可是今年初教育局宣布復考之際,已多次傳出連教育局直屬的官立小學也在操練T S A,而老師回覆教協的問卷調查也反映操練仍然存在,並且只有三分一的學校願意繼續參加評估,試問又怎能令人相信改名後的T S A對學校不會構成壓力呢?

作為教育界的代表,我一直以專業的角度處理T S A問題。六年來,我和教協會不斷做調查,寫報告。去年,我更花了一整年時間,完成有關T S A政策的研究,指出全世界同類的評估系統,主要目的在於監測整體學生學習情,但唯獨香港的T S A還要負起改進學校教學的目標,結果衍生了嚴重的副作用(https://goo.gl/yuvXY0)。這是T S A設計的重大錯誤,可惜有關的檢討委員會從未深入探討過這些問題。

家長團體更表明不惜「罷考」對抗,但他們都十分明智,知道一旦「罷考」只會造成家長、學校、政府的「三輸」局面,到今日仍希望通過對話解決問題。我們希望當局不要一意孤行,因為對立和撕裂都是可以避免的。

今次特首選舉,充分顯示市民對撕裂和對立感到厭倦,而今次議員的團結正好順應這個大趨勢。在無關政治立場的民生問題上,彼此可以跨越鴻溝,共同努力。我想問:為了學生,不同陣營的議員可以做到,難道政府不可以嗎?

【註】此文同時用於3月31日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