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林火山

 雨澤心田。田方澤

近兩年搬入西貢,身邊朋友常理所當然的認為我私家車出入。偏偏,不才生性吝嗇,也間或裝作熱心環保,對於自駕等疲累傷神之事,大可不必。難得有機會駕駛的話,多是借家中的車載家母探親出訪。如無必要,則少費神,安坐巴士地鐵小睡看書滑手機,不亦樂乎。

多年前成龍有廣告說,「駛出真功夫,方為大師傅」。自己少駕駛,每次坐上駕駛席,總要幾分鐘時間適應,如何扭轉彎自不在講,但自己最憂心的,一直都是切線。要切線,需讓後車先過,抑或直接切線?有時打切線燈後,會很小心的再望一次倒後鏡,確保後車距離才切出去。間或鄰線的後車見你打燈,會先加速爬頭,自己想切難切;有時後車有禮貌的讓你先行,但如果自己太小心,後車不耐煩了,就會加速爬頭 —屆時就容易釀成意外了。所以雖然考領車牌兩、三年,但駕駛經驗不算多,雖萬幸未曾出意外,但驚險鏡頭也有過不少。

駕車最講求互動 —你與其他車的互動、與路面的互動、與環境的互動。切線、停車,要看其他車的車速、駕駛方式;好天、雨天、大霧,都有不同的走法;上斜、落車、平路,也有徐疾緩急之分。我們每天的生活,都因應外界環境而調整。

近半年香港人有社會運動的爭論,認為要一往無前者有,認為要休養生息者有。我認為社會運動與駕車也有點相似:講求互動、有徐疾、有節奏,一味向前衝會釀成車禍,但不向前走就永遠不能到達目的地。何時走、何時停,如何安全穩妥的到達目的地,而不是像GTA般製造無謂的破壞和犧牲,也很重要,似乎對做人也有一點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