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舞台.舞台的教育
— 專訪教育研究部主任 舒盛宗

訪談系列 ‧ 本報記者

作為教師來說,他走過的路也許有點不一樣——曾任資深中學英文科主任、教協會副會長、電台電視節目主持及教育顧問、演員、教科書作家等等。擁有這樣不平凡的人生,舒盛宗正正是一位認為學習需要從生活出發、從經驗出發的教師。他現在作為戲劇教育的推動者,他鼓勵學生不僅是在課堂上、書本上學習知識,更可以透過戲劇表演等形式讓學生的想像自由翱翔。今期《教協報》專訪有幸請來舒Sir,和讀者分享一些他對教育的理念和堅持。

從一介書生走進工會運動

舒盛宗加入教協已有15年,回看歷史,他曾任兩屆權益及投訴部的正副主任,更做了十年副會長,驟眼看很多人或許會認為他是一個愛走在前線的人。然而,舒Sir坦言,當初他並不是特別熱衷於工會運動。「我的興趣是做學術,讀書時亦沒有機遇參與社會運動……然而到了後來,我獲教協邀請幫手籌辦交流團活動,之後便順理成章地加入了教協的理事會。」舒盛宗加入教協時,正值教師基準試、小學縮班殺校的動盪之秋,他在幫助同工、為同業抗爭的過程中,發現教協作為教師工會的重要性:「那個時候我在權益及投訴部負責見同工個案,眼見小學縮班影響至深,很多教師被突然通知下學年就會失業,任何補償也沒有。結果在我們持續爭取下有了『肥雞餐』。這令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你必須要向政府爭取、討價還價,否則政府只會原地踏步。」

舒Sir的抗爭不僅是在教協的大舞台上,在學校他亦充分展現了不平則鳴的個性,看見了不公義的事情,亦不怕與學校的管理層據理力爭:「我認為要讓同事們明白要為不公義、不合理的事情發聲,這樣我們才不會被高層和政府剝削。」舒盛宗舉例指出,小學縮班,業界提出「遲來先走」作為解僱的原則。可是,「有校長可能會較喜愛某幾位同事,最後把不應被辭退的同事解僱。對此,我們一直爭取、教育其他同事應該怎樣做。到了後來,同事們知道並認同我的理念,所以選了我做校董會中的代表。」以上種種,正是展現了舒盛宗對公義的堅持。

回歸教與學 推動戲劇教育

直到六、七年前,舒盛宗決定離開任職已久的中學界,全心投入推廣戲劇教育。戲劇教育雖然是近十年才漸漸為人熟悉,然而舒Sir與戲劇教育卻淵源甚深。早在大學時期,他已經開始在半職業劇團中演出,更曾拍攝廣告及港台節目;即使畢業投身教育界,他亦一直在教學中活用戲劇的元素。對他而言,戲劇教育有兩個層面:一是教導戲劇本身;二是以戲劇作為教學工具,例如以模仿、角色扮演、畫面想像等戲劇手法來進行教學。他認為,後者的戲劇教育也許是回應「教與學難題」的解藥:「其實教與學是不是一定有關係?是不是教了就一定學得到?教得多是不是就會學得多?就像以前的看圖作文,如果學生的思維發展未夠,要他們單憑一張圖片,是很難想像整個故事。但戲劇教育可以訓練學生用不同的方法多角度思考,例如讓他們想像圖片中三日前可能發生了甚麼事、三日後又發生了甚麼事,這樣就可以建構成一個完整故事。教師只是協助學生從生活中抽取一些經驗,並從中學習,而不是直接灌輸。」

除了用戲劇教授英語以外,舒Sir認為戲劇教育亦可以幫助弱勢學生。他指出:「大部分少數族裔都很喜歡參與唱歌、舞蹈等表演,故此讓他們參演戲劇來學習中文,除了讓他們有更多機會講廣東話外,他們更可以練習口語和日常用語的使用。」不僅是非華語學生,戲劇表演亦是一個讓有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生發揮自我的機會:「有很多SEN的學生其實在音樂方面充滿才華,但他們在主流學校中可以表演的機會卻少之又少,戲劇教育正好可以讓他們展現才華,發掘他們的長處。」舒盛宗認為,只要能助學生們有所成長,他便會繼續努力,在教育界推動有益於孩子的教育方針。

後記

在這個愈趨複雜多變的社會,學生們除了課本上的知識外,也許還要多一份靈活、多一點同理心、多一股自信,才能在世界的舞台上踏足。筆者深信,教與學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訓練學生在面向世界時無所畏懼,迎難而上,這亦是舒Sir一直堅持戲劇教育的原因。

(訪談系列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