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學習的緩急先後

飄流教思  ‧  陳曦彤

近年電子學習當道,香港教育界無不把其寫進學校發展計劃,又或觀課檢測項目。但究竟何謂電子學習,何謂資訊素養?而五花八門的實踐方式,究竟哪些是必要,哪些又是多餘?這都是筆者在前線不斷地思考的問題。

在筆者任教過的學校當中,有資源匱乏的,亦有條件充裕的;有看淡電子學習的,也有積極推廣的。但無論軟硬件或心態如何,面對的困難其實大同小異;推動電子學習的程序問題。有一些學校傾向讓部分老師作先頭部隊(示範及開放課堂),但卻使普及性偏低;有一些學校讓學生先行(所謂BYOD),卻產生校內訓導紀律問題,惹來同工反響。而筆者跟中學同工交流時,普遍對電子學習的反應負面,表示不清楚其意義成效居多,可見筆者的經驗並非孤例。但究竟電子學習的推行出了甚麼問題,而引致如今的困局?

就筆者分析,問題很大程度源於教育局及學校「硬件先於軟件」的政策,例如撥款購置大量電子平板,更新學校電腦,搭建無線網絡等等,這當然是必要的,但心神時間資源都花在硬件,卻無視了更為根本的軟件問題;當中包括教師自身的資訊科技及課程統整能力,以及同學的紀律及習慣等先決條件。可以想像,只要老師運用軟件欠純熟,又或學生把平板電腦當玩具,那無論計劃得多周詳的課堂,效果也必然大打折扣,不合成本效益。對於教務繁忙的同工而言,電子學習自然被定性為負累多於出路。

因此,要把電子學習做得到位,就必須在減省工作負擔的前提下,優先提升教師自身的資訊科技能力(例如運用iPad及相關軟件),與及從低年級起培養學生的資訊素養(包括自律性、輸入法、搜集資訊及學習新軟件等能力),才作其他規劃,否則,遇上的困難定比方法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