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下的奪命金

教師園地  ‧  劉志光

每年九月中一新生如潮水般湧至,三月多畢業班同學如潮水般退去,潮去潮來間沙灘上痕跡漸渺!在這叫人忙、忘、茫、亡的教學商業化環境中,這虛無之感越來越烈!

往年在同學離開校園前,給他們放了電影〈奪命金〉中的一段戲。片中何韻詩剛因業績差而被上司「丙」完,巧老顧客蘇杏璇到來詢問如何可在這近乎零利息期間作增值投資,何本欲勸她謹慎為要,但瞥見門外上司凌厲的眼神後,便把超高風險的基金計劃推銷給蘇。在繁複而「專業」的手續中,目不識丁的蘇多次被教導以「清楚明白」回應。期間何為蘇到茶水間預備咖啡,當她心神恍惚中突然記起蘇有糖尿病時,便把加了糖的咖啡倒掉再斟。可惜這瞬間善念終敵不過殘酷現實。蘇最後仍是在「清楚明白」中上鉤了。

片後我問了學生若他們是何韻詩,該如何面對?班中最多言的同學已大叫「唔係佢死就我死,我都唔想!」課後我再私底下問了幾個乖乖女學生,結果答案一樣,只是表情語態一樣,後者是更認真的回答!

我們的教育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呢?
某政府高官曾被問及青少年上流機會少的問題,高官以自己出身寒微,奮發向上後終能上位而共勉之。也就是所謂的獅子山下精神。自梁錦松提出這精神後,便與李嘉誠穿膠花的奮鬥故事掛鉤了。記得〈獅子山下〉劇集中,良明等低下層在斗室用膳時猛批時弊外,亦不忘對高妙思等後輩訓以中國傳美德,而鄰里間的守望相助更不在話下。現在我們只問如何脫貧致富,手段已非重點,在上位者可以偷步買車,房欺民,這就是獅子山下精神?

最後一堂課中,我給學生們唱了羅大佑的〈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副歌最後數句「我再不相信他們編的謊言、我再也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諾言,我知道我們不懂甜言蜜語。」最後我請學生們緊記若蘇杏璇在片末得知棺材本在瞬間蒸發了三十萬後茫然無助的神情。
蘇杏璇憑著這十多分鐘的戲拿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那是實至名歸的,因著她出色的演技,可能在獅子山下救了些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