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持續專業發展

飄流教思 ■ 陳曦彤

每年六月,學生考試,教師終可放下課堂,在改卷期的空檔,參與教育局或其他組織舉辦的課程。如果教學相長才是王道,鼓勵教師進修當然是好事。但問題是,如今以時數(量)作為判斷標準的進修方式,究竟是否符合持續進修的原意?

筆者的觀察是,教師參與的工作坊或課程,大多以實用為選取原則,同工大多對離地的理論或教學法不感興趣。因此,較受歡迎的課程大多與現有教育趨勢,例如電子學習及STEM,又或教學法如合作學習等有關。但聽得越多,越發現聽講的人很多,實踐的人卻很少。如果我們如此重視實用性,則理應把我們從課程發展所得,盡量運用於教學或課程規劃之上。對比如今的情況,無疑是一大諷刺。

歸根究柢,實踐新教育理念的關鍵,還是在於充裕的時間及空間。可是,無論是課堂時數抑或進修時數,教育局的視角都是從「量」的角度入手,以計算教師的參與程度。可是,這種見樹不見林的管理模式,只會掏空教師剩餘的心力,在完成所謂客觀指標後,卻間接摧毀了老師改進教學教材課程等可能。

如果教師的進修,最終是以提升學生的學習為依歸,則教育局在推動「持續專業發展」時,必須把教師在學習後的實踐視為專業發展的一部分;50小時的研討會對教育的貢獻,絕對比不上10小時的進修及40小時的實踐。可幸,如今CPD時數還不是一項硬性指標,學校教師還有空間調節,唯望校長以至同工,都不要受教育局的量化思維及形式主義影響,而把珍貴的空間時間,花在可以改善教學的工作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