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教育之路途與承擔

教師園地 ■ 小花

「臨考升中試前夕,哥哥斷了腿不能走路。媽媽千辛萬苦地揹著我走過銅鑼灣的街道到達掃桿埔,再跑上六層樓梯才到考試場,她希望我順利升上中學,若我考不上中學,以後便喪失讀書機會。我流著淚,心裡只有感激和內疚……」長兄說起這件47年前的往事,鼻子仍是酸一酸。1971年香港政府推行六年免費強迫小學教育,當年推行的原因是當時六七暴動後,英國政府為加強影響力,美其名提升市民教育質素,實是以教育減低港人抵抗英國政府的情緒。當時許多港人讀完小學便出來社會做事,他們的年齡大概14歲或以下;而當時國際慣例童工是15歲。政府為顧顏面,於1978年推行九年免費強迫教育,將免費教育由小學推至初中。

1997年後香港特區政府改革教育以代表脫離英國殖民的影響,結果進行一連串教育改革;包括推行目標為本課程、調「終身學習自不息」、「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口號、免費教育改名為基礎教育、TSA評核試、基準試。2007年正式推行334教育課程,免費教育由初中推至高中,實現了12年免費教育。幼稚園教育在學界的要求下,政府於2005年作出「對下一代的承擔」,推出學券制,並於2017年正式推行15年免費教育。

回顧47年香港教育歷史,幼稚園教育一直是被忽略的一層,這並不出奇,因幼稚園教育並沒有在政治壓迫下急切推行改革;在功利社會中亦看不見即時效益;再說,幼稚園教育不如地產業般增加政府收入,故也無須重視。但根據香港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三至五歲幼兒就讀率超越90%,可反映香港家長對幼兒教育需求是必須的(李華明,2017)。心理學家皮亞傑指出零至六歲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學習階段。張超雄(2013)認為學前兒童教育是兒童的權益,不是福利;幼稚園教育是學習的根基,是人生重要的學習階段,也是兒童權利;但事實我看不到政府對兒童的重視和真正的承擔。

在第一次推行免費教育的34年後,政府推行學制;在學界的要求下再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所謂「免費」也只是「跟學券差不多」,而不是政府「直接向學校提供資助」的制度。「錢交在家長手」的學券資助方式是間接將幼稚園教育焦點放在家長身上,將教育變成一項商品。此外,幼稚園的營運依然困難;幼稚園老師仍是憂心裁員減薪。接受教育是兒童的權利;但在這個免費教育體系中卻看不到政府真正的承擔。幼稚園老師應受到尊重;但可惜我仍未感到政府有一絲絲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