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商機制令人憂慮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站
> 葉建源議員 Facebook

本屆政府任期即將在本月屆滿,亦標誌著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任期終於完結。這五年來,我相信各位對於吳克儉外訪並不陌生。上月底,吳克儉離港五天前往英國出席國際教育論壇後,旋即與八間大學高層到北京與教育部官員會面。我寫這篇文章之時,吳克儉再赴緬甸考察,「旅遊局長」之名絕非虛銜!

每當吳克儉因頻頻外訪而被質疑時,他總會大談外訪如何帶來成果,對教育有甚麼好處云云。可是,有一類外訪卻是例外。吳克儉反而對當中內容避而不談,甚至有隱瞞公眾之嫌。

去年,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呂秉權在報章撰文,指吳克儉前往北京訪問時,與國家教育部訂立定期的會商機制,每年兩次。可是,教育局卻從未交代這個定期會面機制,當中討論內容是甚麼、跟以往的交流有何不同,局方亦未有解釋。早前,我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要求吳克儉親口解釋,但吳克儉當日因外訪缺席會議,代替回答的副局長亦對上述質疑三緘其口。

在內地,會商機制並非兩地政府部門的一般交流和會面,而是一項制度化的決策機制。教育局與國家教育部建立會商機制,對本港教育可帶來不少影響。根據國家教育部的資料顯示,去年第二次會商機制會議期間,雙方「商定今後共同在課程教材、考試評價、教師隊伍建設、政府管理」等領域上加強合作。一年過去,教育局究竟與國家教育部在上述方面落實了甚麼具體措施?為何從來沒有向港人公布?特別是課程教材方面,這是否意指中央部委將會參與香港課程教材的制定?特別是近日政府更新「憲法及《基本法》」教材,當中使用的比喻有曲解一國兩制之嫌。加上國家教育部在本年初的工作重點訂明要「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這些「任務」相信難以理解為純粹是加強交流。凡此種種,皆令人憂慮屬於專業範疇的課程和教材制定工作會受到政治干預。

事實上,《基本法》從沒規定主要官員要直接向中央負責。《基本法》只訂明特首須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因此過往問責官員毋須向北京述職,而只須向特首交代各項工作內容。假若會商機制是一個規定教育局局長須向中央部委定期匯報特區教育事務的機制,則明顯違反《基本法》的規定,亦有損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而在當日教育局回覆我的質詢時,亦迴避了會商機制是由哪一方首先提出的質疑,令人對會商機制的成立動機更添疑問。

《基本法》第136條訂明教育政策屬香港自治範圍以內的事務。在回歸20年的今日,教育局竟突然與中央部委私訂會商機制,實在令人憂慮高度自治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