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德的啟示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今年二月,屯門興德學校十多位老師到教協,投訴學校管理混亂,校長欺壓老師,更揭發有「影子學生」問題,我們認為事態嚴重,於是立即去信教育局,要求局方介入調查,若投訴屬實,必須盡快糾正,還老師一個公道,亦讓學校的教與學能重回正軌。

事件初期,教協曾要求教育局分區協助,安排與校長及校董會會面,試圖解決問題。會面在三月下旬舉行,但臨場校方拒絕讓教育局代表參與會議,即使我們堅持局方代表必須參與,校方仍拒絕,更驚訝的是,此時局方代表竟然屈從,就此離開!校方更說教協代表盡管提出問題,但他們不會回應,顯示出極度傲慢和不合作的態度。

校方無理地向有份投訴的老師,發出大量口頭及書面警告,但教育局只以勸喻方式,尋求校方合作,事情可說是毫無寸進。其後校方更不依程序,即時解僱了兩位老師,此時教育局才去信校董會,指解僱程序違反「資助則例」,但校方仍堅持解僱的決定,完全漠視教育局的警告。

事件其後的發展,相信大家已從媒體報道中得知,校董會已通過罷免校長陳章萍,亦已撤回解僱兩名老師的決定,總算為事件帶來轉機。剩下來的,是如何讓學校重回正軌,以及依法按章查辦及懲處相關人等。但事件揭示出不少問題,包括:

校長為何可隻手遮天,濫權如斯?法團校董會權力是否過大?校長陳章萍視學校為自己的王國,以違規高壓手段治校,多番欺壓老師,原因之一是得到校監校董盲撐,須知若校董不熟教育,又力有不逮,便很容易受校長擺佈。此外,校監校董的資訊主要來自校長,若校長刻意瞞上壓下,而校董又缺乏其他渠道獲得學校資訊,則難以發揮監督校長的職能。若校董視自己為老板而非托管者,更容易墮入以商業原則治校的陷阱。

教育局是否監管不力?近年教育局為落實校本管理政策,大力向法團校董會放權,以至連對學校的基本監督角色也一併弱化,分區往往逃避承擔監督學校的角色,結果令校長和校董會缺乏制衡,容易出現濫權的情況。

老師權益是否缺乏保障?校長權力大已是不爭事實,老師在近年動盪的教育生態下,往往逆來順受,忍氣吞聲,結果又進一步縱容了校長,若遇上無良校長,便容易出現濫權問題。今次興德老師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集體挺身舉報不公,值得肯定。教協會也發揮了工會角色,代表會員據理力爭,逼使教育局介入,以果斷手法解決問題,還老師們一個公道!接著下來,是如何為老師充權,以便有效地制約校長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