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形無實的校本管理政策

飄流教思 ■ 陳曦彤

興德學校事件,讓香港社會意識到校本管理政策失效之處。本來以權責下放之名,讓學校有更大自主權,理應是世界潮流的趨勢。可是,在實際操作上,權力是下放了,但監察機制卻沒有同步配合,使權力運用的正當性,僅僅建基於校董校長的個人操守或承擔之上。因此,影子學生或侵犯教職員私隱等問題叢生,也可說是整個校本管理政策問題的表徵。

教育局的校本管理方針,是要讓學校主要持分者共同參與政策,其中一項措施就是成立法團校董會。但在實踐上,各持分者的話語權不可能是平等的。辦學團體只能掌握學校發展大方向,確保學校管理不違背原有理念,但對學校的實際操作了解有限;家長、校友及獨立社會人士本屬外行人,如非遇上敏感或涉及重大爭議的問題,在一般校政操作上可能只停留於理解層面,要介入甚至進行監察未免強人所難。

因此,校本管理的真正旗手,理應在於校長及教師身上。可是,香港的教師本身受制於權力架構以及忙碌工作,再加上合約制帶來的生計考慮,亦難以主動參與校政或作任何倡議。變相校本管理的權力及監察工作,很容易同時落入校長手中。如果校長本身正直不阿,能夠合理地使用權力施政,問題或許不大。但若不幸校長是好弄權術之人,又缺乏人本管理觀念,校本管理制度就會成為極權的溫床;興德學校的個案,也許只是冰山一角。

教育局派專員定期到學校進行調查審核,相信是有效但絕非可行及有效率的做法。要實施監察機制,為「教師」這持分者充權絕對是不二之選。事實上,對校政有意見且願意承擔的同工大有人在。只要教育局持續增加常額教席人手,分擔教師工作,並建立民主的授權制度,要避免興德學校事件再次發生,並有效落實校本管理政策,相信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