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過後,再思人生 — 專訪電腦部副主任 文浩然

訪談系列 ■ 本報記者

當老師是不少人成長時的夢想,但今日我們訪問的理事卻是「半途出家」,在自己的事業發展正上軌道時,因為一場意外,讓他再思自己的人生路,因而報讀教育文憑。今期訪談系列的理事,是電腦部副主任文浩然。

從小對電腦有濃厚興趣

本會的年輕理事文浩然,直言讀書時已經醉心於鑽研各種電腦技術,而學業成績只是一般。即使會考遭滑鐵盧,他仍然繼續鑽研電腦,「當年有『班網設計比賽』,其他同學仍在弄課本上的網頁設計技巧,我已經可以將整個討論區架起來」。文老師指他當時極之喜歡電腦,而且只專注於電腦;結果高考成績亦「一如所料」,只有電腦科的成績較為突出,只能升讀電腦副學士。在副學士的學習中,文老師終於可以專注研習自己喜歡的範疇,成績彪炳,雖然最終能入讀心儀的中大修讀計算機科學學士,但已經多用幾年才大學畢業。畢業後曾於一間大型資訊科技公司任職方案研究員,同期完成碩士課程,又得到公司的嘉許,事業漸上軌道。

意外過後,再思考人生前路

直至約六年前,文老師在元朗大棠踏單車,在馬路上衝刺時發生意外,他身受重傷,左前臂折斷,「當時看到自己的手筋骨也斷了,地上滿是血,聽到有人說『這個人要死了!』救護車到之前便失去知覺」。到醒來時,已經在醫院,結果住了整個月醫院後,還在家休養了兩個月。休養期間,他有機會再思考人生的前路,他說:「那時候在想,這樣也死不掉,是不是應該嘗試其他更有意義的職業?經過一番思考後,便決定去當老師,希望日後的年輕人要多花功夫讀書,避免像我一樣浪費了數年時間。」文老師說就是這場意外,令他下定決心,辭掉本來的工作,修讀教育文憑。

在中大修讀教育文憑時,他主修最擅長的電腦科。畢業後也集中在第二及第三組別的學校尋找教席,希望可以遇上跟他年少時一樣,只顧興趣而忽略學業的學生。無奈正值新高中學制推行不久,修讀資訊及通訊科技科的學生人數下跌了不少,教席也不好找,很不容易才在一所中學找到助理教師的席位。他一心希望助理教師也可以走入課室,進行教育工作。本以為可獲分配一班的教擔,結果學校因為他曾在科技公司工作的背景,著他為學校編寫不同的校務管理系統,令他只獲分配半班的教擔。他回想到:「當時很失望,『半班的教擔』其實就是正教師在教,助理教師能教學生和與學生相處的時間很少,在學校也只是在寫程式。後來也知道很多任教電腦科的同工,都被指派協助學校管理電腦系統,對正常的教務其實有不少影響。」面對在中學難以發揮教學專業,文老師轉為在大學擔任導師,一直任教至今。

出任慈善機構總監,繼續陪伴學生成長

文老師雖然未能於中學任教,但不等於放棄陪伴學生成長的理想。在他修讀教育文憑時,已經於流動學校的前身擔任義工,至現在已經成為機構的總監。「流動學校是推廣體驗式教育的機構,我們曾經帶不同的同學去新界東北,訪問居民和參觀醬油廠、豆腐花廠、豬場等,學生更有機會親身體驗木工的工作。在這個過程中,除了讓同學了解香港這個大城市的另一面外,亦可以與學生建立關係。我曾經發現有同學有情緒困擾,並能及早協助他。」令文老師最高興的,是不少中學時參與流動學校的同學,升讀大專後也回來當義工,讓流動學校有所傳承,也反映學生對流動學校工作的認同。

支持增設資訊科技統籌員

因應過去的經歷,文老師一直參與教協爭取開設常額的資訊科技統籌員的工作。學校電腦科的老師往往需要兼顧太多關於電腦系統的校務工作,因而對教務工作做成干擾。而隨著網上學習、多媒體學習、校務電子化等日漸普及,電腦系統的管理工作亦日益繁複,已不可能再要求電腦科老師兼顧這些工作。他補充指:「資訊科技統籌員可以為老師處理非教務的工作,包括系統管理、採購、報價等,並為學校未來的資訊科技發展提供專業的意見。只有減少老師的校務負擔,才可以讓老師專注教務工作,最終也是學生得益。」

(訪談系列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