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火」

跟著幼師上學去 ■ 莫萊茵

我是資深幼教工作者和兒童權利倡議者,由幼兒工作員當至嬰幼發展及課程顧問,經歷了數個幼教政策的大時代,眼看幼師一直被輕視專業、薪酬和生活得不到保障、資深又有心的老師被淘汰或無奈轉行,而感到很「火」,這「火」既有對業界知己朋友被欺壓而心痛,亦有對爭取幼師福利、同業在社會專業認受的決心!

行政長官在競選中說明落實幼師薪級表,但放在眼前的一堆實務問題,以至結構性的問題上,看來局方未能解決不同持份者於權力、營運、盈利、福利、市場的種種矛盾。例如很多辦學團體以無薪病假剝削勞工權益、年年簽合約無長工制,遲遲到暑假前才開始簽約、幼師全科任教沒有「空堂」處理海量的教學前後工作(未計採購或宣傳學校等古怪行政工作),使老師們每天平均只有6小時睡眠時間、老師自己的子女得不到家庭友善的人事安排,在緊急事假、無薪事假或工時上欠支援的彈性和友善處理、專業而有額外技能的老師未有更好的薪酬回報、家長期望與學校品牌所形成教學內容的供求問題、機構不愁聘用畢業生,讓高薪資深老師流離失業以支援機構財政調撥、有類似興德小學事件校董會 ∕校長有無上權力和「土霸王」作風,老師被炒或被歧視等等的惡劣工作文化,屢見不鮮。

香港幼教政策非常落後:playgroups、幼教課程質素良莠不齊並商品化和市場導向,中小學常常說的合約老師問題、校本權力過大等等,其實在幼教界中更是嚴重!我們當幼教的,有愛心、有專業,前進的幼教政策和生態,才能使我們專心發揮愛心與專業在社會未來的主人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