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 參與一場學生自主的教育實驗

思想之樹 ■ 張往

斗室內有詩。一進門口,我便看到牆上貼著一首1825年,俄國詩人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假如生活欺騙了你〉(If by Life You Were Deceived)一詩的手抄中譯本。

暑假期間,我有幸獲教育實驗學社的邀請,擔任「校園民主工作坊」活動的嘉賓,與少年人一起探討學生會如何推動校園變革。學社會址位於市區工廈,密閉的單位沒有令這班學生感到束縛;席地而坐,自成一角的隱密領域,反而令身處其中的人,得以暫時脫離現實,激發思考。組織的核心成員,有快畢業的大學生、剛經歷文憑試洗禮的中六生、還有處於成長過渡期的中三中四學生。能夠讓他們走在一起的,正是一股渴望改變社會和教育積弊的赤子之心。

作為局外人,我對他們的背景一無所知,只是驚訝於來自不同學校的年青人,竟有這熱情投入這場未知的教育實驗。當天,另一位嘉賓洪老師和我,除了講述校內學生會的運作外,就是擔當模擬情境下的「教師」:學生分成小組,按著事前提供的資料,構思不同性質的活動,如:討論港獨議題的講座、聯校聖誕舞會、爭取學校開放自修空間等;並即場接受兩位老師的「挑戰」。經驗尚淺的同學們,原以為我們只是循例飾演老師一角,怎料我假戲真做,一改上午分享時的親和形象,對他們未有充足準備的提案作出嚴厲批評,頓時嚇得他們不敢怠慢,更認真重新草擬方案。我作為旁觀者,看著他們用心反省,鼓起勇氣再一次面對挑戰,心裡著實大受感動。作為教師,不正是渴望培育出年青人這樣的品格嗎?民主的本質不是在選舉中投票,而是在生活中實踐真正人與人之間對話。

【 後記 】
主力負責當天活動的阿魚,正要升讀中五,她將這系列的暑期活動視作新學年競選學生會的試金石。我後來跟她說:「你今天的表現很好,不用擔心。」

至於另一位幕後策劃者海洋則問:「作為教師,你覺得正規學校教育究竟有甚麼存在價值?」我忘記了當時怎樣回答,不過現在我想說:「現實無論如何有甚麼限制,今天你懂得這樣去問,不正是證明了學校教育沒有令你淪為一個奴化而犬儒的年青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