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教師的偽侍產假

飄流教思 ■ 陳曦彤

政府的侍產假實施兩年多,筆者因小兒於上月出生,終有幸享受一下。回顧當初侍產假的立法原意,實為推動家庭友善政策而設,讓父親也可分擔母親照顧初生嬰兒的責任。筆者僅僅享受了三數天的假期,便深深感受到其功能。但在另一方面,為數只有三至五天的侍產假,又能否真正減輕男教師在育兒及教學雙重負擔下的壓力呢?

跟女教師為數十星期的產假不同,礙於假期太少而且散亂,大多的學校並不會為放侍產假的男教師聘請代課老師。因此,男教師爸爸要放侍產假,其實跟申請「合法事假」無異,課堂大多要由同事頂上。若果同科同事剛巧有空檔頂替,又或能夠「對掉」課堂也還好,否則放假所積存的行政工作及落後了的教學進度,其實在假期後還是要多費一倍勁來補上。而麻煩同事代課以及「掉堂」的人事及心理壓力,更使得放假一事難以心安理得。顧及到種種因素及計算,除非筆者太太有明確需要,例如接載母子出院,又或適逢學校的非上課工作天,例如陸運會或教師發展日等,否則盡可能不動用侍產假。而即使放假,其實也會例牌地把工作帶回家,邊餵奶抱B,邊改簿覆電郵。

在產假上要求男女一致地平等,固然不合理。但侍產假即使有助男教師處理家中事務,卻無助減壓休息,亦是不可忽視的權益問題。林太在施政報告中建議把男士侍產假由三天增加至五天,對一眾爸爸而言,其實也只是杯水車薪。除非侍產假假期,能夠增加至值得聘請代課老師的程度,又或教育局對男教師放侍產假的工作安排有更明確的規定,否則侍產假於短期而言,也不過是男教師的Home Office Day。

男士放產假?教師無份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