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非物質文化遺產 傳承香港人身份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
高級項目主任劉天佑

十多年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預視在全球化趨勢下,各地區的獨特知識、技藝、習俗可能會因而失傳,因而定立出《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簡稱《公約》),期望能保存及振興各地方的獨有文化,《公約》於2006年開始生效。

香港近年亦出現類似情況,港人對於「香港人」身份日益重視,擔心本土文化會被內地日益增強的軟實力淘汰。例如2014年教育局一篇網上文章表示廣東話是一種非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隨即惹起爭議,最終局方需收回言論並致歉。

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簡稱「非遺」)並非單純的觀察與體驗,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實踐,才能避免失傳。就如近年「普教中」的討論,便引起大眾擔心廣東話的用語會在下一代中漸漸失傳。

香港開埠後,大量湧入的勞動力,配合港府推行普及教育政策下,廣東話逐漸取代圍頭話、客家話等成為香港最流通的語言。廣東話的流通見證香港人生活方式隨著週邊環境改變所作出的互動,廣東話毫無疑問是香港的非遺項目。

事實上,我們明白並非所有非遺項目都得到有如廣東話般的重視及支持保存的聲音。傳承非遺需要得到官方及民間力量一同協力,缺一不可。就以本地漁業為例,漁業是香港早期的經濟產業,所存技藝如嘆歌(漁民在婚嫁及喪葬儀式期間表演的歌曲)、對於自然界的知識和實踐(如漁汛期、魚類分布)或捕魚技藝(如拖網、手釣)都是見證香港歷史重要一頁的非遺項目。

面對海洋資源枯竭,加上近年日益完善的環保政策,令漁業相關的非遺正面臨失傳危機。在官方而言,漁護署因應2012年末禁止拖網捕魚,提供一系列培訓,讓漁民轉型為「休閒漁業」,希望能為漁民生計及捕魚技藝尋找新發展空間。有漁民卻表示,他們在轉型期間受到海事處多番留難,有感政府部門各自為政,令人無所適從。此外,傳統漁民父子相傳的技藝亦隨著年輕一代多選擇到岸上工作,行業又未有足夠吸引力吸收新血入行,最終本地漁業日漸式微。2017年8月14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公布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簡稱:代表作名錄),涵蓋共20個項目,與漁業相關非遺項目榜上無名,正好代表在資源分配及保護措施上未能得到優先注視。作為一個昔日輝煌的漁港,漁業相關非遺項目實在應該得到更多重視。

對比日本及韓國政府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已開始為非遺項目定下相關保護法律及執行機構,香港則是延至《公約》生效後才開始相關工作。既然已經「輸在起步線」,我們應該從官方到民間均急起直追,從政策層面墨,支援代表作名錄,還要建立一套配合香港實際情況的非遺系統;讓年輕一代從小開始便接觸及參與非遺活動,從生活中實踐,作為守護「香港人」身份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