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搭巴士領悟如何成為好老師
— 專訪出版部副主任 何志偉

訪談系列 ■ 本報記者

考考您,香港最多站的巴士線是那一條?由屯門去美孚可以坐甚麼巴士?您今早回校坐的那輛巴士是甚麼型號?這些問題都難不到今集訪談系列的主角—編輯部副主任何志偉老師。

何Sir在初中求學時已經以當老師為目標,他感受到,老師有沒有用心教學對學生的學習有十分重要而長遠的影響。何Sir憶述:「我當然遇過不少好老師,我也很欣賞他們;但樹大有枯枝,也有遇過一些教得不太好的老師,同學的學習多少會受到影響。」他自問也有能力教好學生,所以立志當老師,希望可以幫助學生學習。何Sir在大學修讀語言學及教育文憑後,於2003年成為英文老師。

執教十餘年,最難忘是學生意外離世

畢業三年後,何Sir在一所中學擔任班主任。那年一次長假期後,發現有一位同學沒有上學;校務處致電家長,才知道該同學外遊時在交通意外中不幸離世。他得知噩耗時還以為是校務處同事聽錯,親自再致電家人才能接受事實。「我還記得該同學報讀時,正是由我負責面試;他十分有禮貌,面試時已經令我印象深刻。」學生突然去世,也令他上了寶貴的一課:「我現在也有與學生分享這件事,教他們要珍惜身邊的同學和親人。有時候飛來橫禍,一個假期之後,可能就不可以再與鄰座的同學見面。」

他現在於一所第二組別的學校任教。比起一些名校,第二組別的同學更需要老師協助學習,老師的角色也顯得格外重要。他說:「有些同學其實是有能力的,就是有時『未撻著』。曾有同學初中的表現一直不突出、有點懶散,但到中四時『撻著了』,立即突飛猛進,最後他去了科大讀經濟。」所以老師除了上課外,還要盡力去了解同學的興趣及想法,有時候「撻著」學生的效果,是多少節補課也比不上的。

自幼對巴士著迷

興趣方面,自認是「巴膠」*的何Sir回憶說他自幼已經對巴士有濃厚興趣,讀幼稚園時同學在讀不同的生字,他就在背家附近不同的巴士線,可算是一個「天生巴士迷」。他甚至持有巴士駕駛執照,「我還記得考試那一天,我駕著巴士在紅綠燈前停下。踫巧一位舊生過馬路,他看著在駕巴士的我,兩人互想點了一下頭。不知他當時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呢?」他笑著說。這個興趣也成為了他與學生的話題之一,「總有些學生也是對巴士有興趣的,這也容易與他們打開話匣子和建立師生關係。曾經有學生雖然成績不太好,但立志成為巴士司機;如果當上了,也是一份可以自力更生和對社會有貢獻的職業。」

訪問當日,何Sir帶著記者乘坐53號巴士。53號是全港最多巴士站的路線,共有75個站,走的路線又彎又長,乘客亦不算多。雖然這條路線毫不起眼,巴士公司甚至可能要虧本,但這條路線對沿線的居民仍然有它的價值;他說:「教育有時候也是這樣,做的工作可能很不顯眼,但對學生卻是十分重要。」他也特別佩服這路線的司機,認為他們也需要特別多的耐性,才可以每天走過這樣長的路。

關注同工權益,希望讓老師可兼顧家庭

談到在教協理事會的工作,何Sir十分關注教育界同工的權益。很多時候老師都希望家長可以出席家長活動,讓老師可以與家長面對面交談,了解學生在家中的情況和促進家校合作。但偏偏身兼家長的老師,正是常要缺席家長活動的其中一個群組。他直言這是對同工十分不公平,「現時老師有兩日的特別假期,但因為教務的安排問題,除了紅白二事外,一般要告假是很不容易的。政府可以訂立指引,讓學校更具彈性地批准老師告假,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

另外,他亦關注學校管理的問題。雖然法團校董會中有教師代表,但往往這個席位都被老師視為「苦差」;不是因為要參加額外的會議,而是教師在校董會中佔的份額少,要教員校董在校董會獨陳意見,甚至要反對校長的意見,壓力可想而知。他解釋道:「加入教員校董的原意是要『校政民主化』,不過實行下來是很難做得到。其實在學校管理中,除了校長和家長外,教師就是最大的持份者;而且教師都受過專業訓練,在校政管理中增加教師的聲音是十分重要。」

*「巴膠」是網上用語,即「巴士迷」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