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宿位 嚴重供不應求, 原因為何?  

葉建源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建議設立120億元的「宿舍發展基金」,取代現時逐項交付立法會財委會審批的做法,透過較簡便的程序加快向教資會資助大學(下稱「八大」)撥款興建宿舍。這對高等教育界來說是一個喜訊,不過,宿位長期供不應求的問題因何而起呢?是因為立法會撥款程序繁瑣?還是政府內部出了問題呢?

尚欠超過一萬個宿位

宿舍除了方便學生上學之外,還能夠令大學生活更加完整,讓學生在群體生活中學習與人相處和互助,是重要的非形式教育。根據政府現時的政策,八大的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應有機會在修業期內入住學生宿舍最少一年,所有研究課程研究生、非本地學生和每天交通時間超過4小時的學士學位課程學生,也應可獲分配宿位。按此原則,公帑資助宿位長期求過於供,問題不斷惡化。  政府提交到立法會的文件顯示,在2016/17學年,八大宿位供應量合共只有29,206個,而額外需求量從2014/15學年的8,350個,增加到2016/17學年的10,203個之多。

梁振英政府怠慢批出宿舍工程

過去幾年,一直有大學校長私下向我反映宿位嚴重不足的問題,甚至有大學早已獲撥地興建宿舍,相關設計也已全部就緒。例如,香港城市大學計劃在馬鞍山白石興建學生宿舍,可提供2,168 個宿位,項目在2014年已經諮詢了沙田區議會和城規會,可是政府至今仍未將有關工程項目交到立法會。翻查歷史,立法會從來不阻止大學宿舍的興建,所有交到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宿舍工程撥款項目,最終都能夠順利在財務委員會通過。

那阻力到底在哪?我翻查過去20年的立法會撥款紀錄,發現自回歸以來,董建華政府最積極,總共批出了10,380個新增學生宿位;曾蔭權政府也增加了7,171個;而梁振英政府最怠慢,竟然只增加676個宿位,僅相當於董建華時代的6.5%、曾蔭權時代的9.4%,比例之低,實在令人吃驚。

立法會撥款程序不是阻力

今次《施政報告》建議設立「宿舍發展基金」,取代現時逐項交付財委會審批的做法,以簡化立法會撥款程序。對於撥款模式的改變,我認為值得議會和社會討論。但上述的資料告訴我們,宿位不足問題的主因並不在於立法會的撥款程序,而在於行政當局是否重視大學宿舍,有沒有及時提出撥款申請。  過去幾年,我曾多次在不同場合向政府提出要增加大學宿位,並在最近出版的《2017年新政府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中,建議政府利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預留給教育的180億元一次過撥款興建更多宿舍。今次《施政報告》終於正面回應問題,嘗試踏出重要的一步,補回梁振英政府的怠慢所帶來的巨大差額,期望日後政府能繼續認真處理宿位不足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