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你還記得教育本意嗎?

偉華茶室 ■ 馮偉華

數週前,教育界有一場史無前例的「盛事」︱︱ 直播李飛講話!說是史無前例,因為在我的記憶中,從沒有見過教育局要求學校暫停課堂,要學生集體觀看一位北京來的官員演說,就算是過去諸如行政長官發表施政報告,又或是其他官員發表與民生有重大關係的演說,皆沒有受過如此「高規格」的對待。此外,在教育局所發邀請函當中,講者除了李飛外,其他四位嘉賓的名字及其講題皆註明「待定」,學校實無從判斷學生能否獲益?直播又可否配合課堂教學?看來此舉並非以教育專業作出發。

當初,教育局要學校填寫回條,回覆會否直播,有校長和老師反映對他們造成壓力。直播的學習效能存疑,因為今次的講題是基本法,主要對象是對基本法有一定認識的政界人士或社會精英,內容又以普通話為主,中學生是否能清楚掌握內容已是疑問,更遑論有重大獲益﹔況且此舉亦會干擾正規課堂運作,影響學生學習,為何不能將演說錄下來,經剪裁後製成合適的教材,再看日後如何運用呢?

教協質疑直播的學習效能,更擔心此舉是有人想逢迎中央,借學生獻媚,要學校參與「畀面派對」。其後,事件經傳媒廣泛報道,葉建源亦向教育局施壓,教育局才說不是必須填交回條,讓學校自由選擇是否直播,結果大部分學校都沒有參與直播,就連一些官校也沒有「畀面」。

有參與直播的學校校長,說安排是「專業決定」,口口聲聲說不想將政治帶進學校,還請傳媒不要政治標籤學校,但轉過頭就多番接受傳媒訪問,更安排傳媒到校作現場採訪。結果一如所料,李飛演說沉悶,鏡頭所見,學生頻打呵欠,有些更響應林鄭所言,「瞇埋眼」當看不到,真的不知達成了甚麼學習目標,更差勁的,是將原本的校內學習,不必要地置於鎂光燈之下,對學生造成壓力,這又達成了甚麼學習目標?

看完直播騷還不止,校長還像召開記者招待會般,安排經挑選的學生分享得著,講些像極「樣板戲」般的讚美說話,校長當場也被記者問及,學生不大明白直播內容,他回應說李飛講話艱深,相信連大學生也不易掌握,那當初又為何要作如此安排,折騰學生呢?這又何來專業?

事後我聽到不少來自教育界和其他界外人士的批評,慨嘆香港教育竟淪落至此,一些教育工作者,好像已忘記了教育的本意,讓政治任務凌駕教育專業之上,將學生當成了逢迎獻媚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