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戲劇教授英語

專業發展 – 英文科 ■ 舒盛宗

近年筆者接觸到很多在職英語老師,一般都同意運用戲劇教學法是會令英語課堂變得更有趣味,使學生覺得「好玩」。比較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board and chalk method)、與「不停作業操練」(continuous drilling)的教學法令學生們更容易投入課堂學習(Learning Engagement)。但對於運用戲劇教學來教授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優越成效就有所存疑。但其實透過戲劇來學習英語是有其學理基礎的,筆者希望就此與讀者們在這裡作些許分享。

筆者常在帶領戲劇教學工作坊時,為了讓老師們明白用戲劇教授語言的獨特功用(precise function),都會引用一個例子:如老師要教學生(blind)「瞎眼」這個英文字詞,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給他們一個解釋:(A blind person cannot see)「瞎眼的人不能看見事物」。但常見的情況是,很多學生很快就會忘記了這字詞,「老師是教(講)過了,但學生學不到」。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呢?因為光是提供字面解釋(literal meaning)給學生並沒有使他們把字的意義建構到自身經驗層次上(direct experience),所以(blind)這字對於很學生而言,只是一束聲音(sound)與字母排列(spelling),很容易就會忘記了它的解釋。老師就會年復一年,教同樣的課題,學生是學過了,但又會忘記。

讀者試想當老師要教學生blind 這字時,先請他們閉起雙眼,嘗試代入盲人的角色(into the role of a blind),叫他們尋找自己面前書桌的書或筆,他們就會親身經歷盲人的感受。通過這戲劇深化過程,學生所接收的不僅是blind 的字面認知意義,更有情感的刺激;這過程不但深化了他們對blind的語意認知,亦讓學生跟扮演的角色感同身受,以至對盲人產生Empathy(同理心)— “blind” 的語言意義就被建構起來。

根據俄國心理學家維果茨基(Le Vygotsky)的知識建構理論,學生的思想會受其身處的環境所主導,戲劇教學可給予他們適當的思考情境(context),從而建構意義。亦因為戲劇活動是群體藝術(縱然是獨腳戲也需要有觀眾的參與),維果茨基認為一個學習者跟另一個交流對象會作意義建構,即會啟動起學習行為,進入一個「最接近發展狀態」(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令學生的潛質得到最佳發展。根據筆者近年的經驗,戲劇教學法用於SEN(Special Education Needs)「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會發揮更佳功效,至於詳情留待日後與讀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