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到底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記得幾年前結婚前半年,與未婚妻搬到新家,首要處理的便是家務分工。實際上也沒有明確分工,只是除了煮飯由太太負責,其他都是誰有空便誰幫忙。至今三年多,相安無事,但叫我最苦惱的,還是清潔。漂白水、抹布、拖把的搞一大輪,洗刷馬桶特別辛苦,不是擔心衛生問題,倒是污跡難刷,還怕污水彈入眼。苦惱之下,一天在教協開會時順便請教清潔工友,總算學了兩手功夫,勉強應付一下。

早前忘了甚麼公眾假期,住所的清潔工休息三天,結果樓梯間垃圾積壓,每次出入甚為可觀。才想起大學時頭幾課所學的,現代社會是一個「有機團結」(Organic Solidarity)的機制:人們異質性愈高的情況下,社會高度分工,人與人之間反過來更加互相依賴。就像人體的器官一樣,只要其中一個器官出現甚麼情況,也可能引起牽然大波。

冬至當日,有清潔工墮垃圾槽悲劇,執筆之日與教協幾名朋友聲援海麗清潔工罷工。社會上總有辛勤工作的一群,為我們處理我們不願意,或不擅長的工作。像學生除了尊重老師,也學會與校工打交道,日常生活裡,像清潔、保安、飲食、交通等不同基層行業為我們服務。平日看不出重要,卻掌握了社會運作的命脈。

近年多打風落雨,老師們不少樂得休息一天,但不少人仍要工作。Facebook上多了朋友討論打風天不要外出,為消防員添麻煩;也開始多人post打風天早上飲茶等開工的巴士司機們、落波後立即在街上清掃混亂的清潔工友,隨時為大家維持最好的服務。

執筆時正適罷工一週,罷工基金兩日已籌得十萬元款項。喜見公眾支持,但個人對運動結果仍不太樂觀,只是希望每一宗勞工新聞,都能提醒大家,打工仔勞動有價。團結爭取尊嚴,撐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