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猶豫,及早介入虐兒個案

偉華茶座■馮偉華

五歲女童臨臨疑飽受虐待致死,事件觸動全城。據警方披露所知,臨臨與其八歲兄長幾乎每日受虐打,身上滿布傷痕,且明顯營養不良。稚子不懂求援,學校往往是他們在家以外逗留時間最長的地方,最有可能察覺兒童受虐的亦是老師,學校往往是識別和介入兒童免受虐待的第一道防線。

兩童就讀的學校,為何未能及早發現問題,採取行動轉介個案,讓有關方面介入,協助該家庭,避免悲劇發生?據臨臨就讀的幼稚園所說,臨臨已退學一段時間,之前沒有異樣,但後來有老師和家長揭發,臨臨退學前已發現有問題,但校方沒有跟進。若此事屬實,校方實難辭其咎,至少也要解釋為何沒跟進、沒舉報,因而未能阻止悲劇發生。而哥哥就讀的小學,社工雖已跟進,但與社署之間的轉介工作卻出了問題,這也是必須查明的。

或許老師和學校因為對虐兒問題欠缺認識,因此未能察覺種種蛛絲馬跡,例如學童身上的傷痕、身型與其他同齡兒童是否差別很大、有無表現驚慌或畏縮、生情況不理想等。或者不知如何作轉介和尋求支援,又或擔心會破壞與家長的關係,因此猶豫不決。但如果我們能以保護兒童免受傷害為大前提,那就不應遲疑,當有合理懷疑時,應當機立斷,盡快尋求社工支援,以便作出評估和適當跟進。如果情況嚴重、危急,更應及早送學童就醫,甚或報警,及時跟進個案,讓涉事家庭得到幫助。

事實上,在臨臨悲劇發生後不足一星期,亦揭發另一懷疑虐兒個案,一對與母親同住在房的小姊弟因曠課多日,社工上門家訪時,揭發單位滿屋屎尿,懷疑兩童受虐待。揭發事件全賴兩童就讀的學校警覺性高,據男童就讀的幼稚園稱,他的個案一直由學校社工跟進,事緣早前其母稱因個人健康及經濟問題,未能帶他上學,並稱已遺失校服,要求校方協助。校方遂啟動危機處理程序跟進,並為男童送上校服,社工亦為其母親申請援助基金。後因同學缺課情況未有改善,校方又未能聯絡同學母親,評估後懷疑涉及疏忽照顧,社工跟進並進行家訪,於是揭發事件。

誠然,揭發事件只是第一步,若轉介後缺乏足夠服務、人手和資源提供援助,也不能改善虐兒問題。另一方面,教育局只要求幼稚園在學生缺席30天才須通報,上報的目的也只關乎「人頭資助」的金額發放,而非從關懷幼童的角度出發,並且不會跟進個案,此一機制必須立即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