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喜又報憂的幼稚園教師

跟著幼師上學去■陳杏英

當一個報喜又報憂的幼稚園教師!

見到學生有不當行為,妳會告訴學生家長嗎?這樣……有些同事和家長可能不喜歡妳,但亦有一些家長非常感激妳!

記得在一所歷史悠久的幼稚園任教時,在園務會議時進行活動評估,我坦白把問題一一道出,有資深同事跟我說,為何那麼傻?把自己及別人的錯都說出來?我回應因為檢討的意義是把出錯的記錄和反思,引以為鑑,以免重蹈覆徹!(那時評估反思檢討不是太普遍,而年少的我參與劇社活動,已習慣每次演出後開檢討會。)

多年來,我會把學生的不當行為告訴學生家長,例如:推撞同學、跳梯級、工作不專心等,在下課後告訴家長,當然,好行為也會說。我知道有些家長不喜歡聽別人說自己孩子的不是,但作為一個幼稚園老師,三小時上課中,幼師陪伴孩子左右,我們應該把知道的告訴學生家長。

幼稚園教師應否報喜又報憂?我認為把兒童在校的一切表現告訴給家長是應該的。我不是要怪責兒童或家長,我只想家長可以更了解兒童在校的表現,從而給予幼兒有改善的機會及方法。有一次,有學生亂拋家課簿弄傷了我的左眼,我立刻早退往看眼科醫生,眼角膜弄傷少許,翌日我把事件告訴學生家長。這事情……有些同事曾勸我不要把事情告訴學生家長,為甚麼??她們說家長知悉後會不開心。我告知家長不是為了追究責任或追討醫藥費,只希望避免事故重演,更不要發生在幼兒身上。

近日的新聞引發市民關注兒童保護措施,有人更批評幼稚園老師警覺性不足。當幼師的工作不只是一份工作,我們要「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我們更要留意多一點,關心多一點我們年幼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