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

聽雨軒閑話■陳仁啟

九年後的冬天,我們再次來到草庵。清冷的冬陽灑落滿地,閩南長青的樹叢閃閃發亮。透明的葉子擋不住跳脫的光芒,花崗岩石板砌成的山路樹影綽綽。我們披上這遍婆娑,重臨「草藉不除便覺眼前生意滿」的妙境。

九年前,聽罷外公的琵琶來到這裡。旁邊仿木建築的石亭裡,蘇內村的幾位老者橫抱琵琶,豎起洞蕭,舉起拍板,唱起那一曲古意。如今外公已逝,亭內空寂,南音早成追憶。

從石梯拾級而上,紅磚砌成的小廟依山崖而建。深褐色的木門,油漆早已剝落;上方的牌匾綠底金字,顯得古樸莊嚴。踏進廟堂,迎面正中的便是依崖而鑿的「摩尼光佛」。西方畫像中那披頭散髮、蓄著鬍子的波斯宗教家摩尼,變成了幾條長髮井然披肩,鬍子有序垂下,面帶慈祥的「佛」。

摩尼以祆教為基礎,融合基督教及佛教的教義創立了摩尼教。此宗派早在唐代已來華傳播,中土人稱其為「明教」,也就是金庸小說的「日月神教」。此教似乎頗受民間反叛者的歡迎。早在北宋,方臘便以此教組織眾起義;朱元璋也利用他而建立明朝。正因如此,得天下後,朱元璋便企圖禁絕明教。為求生存,明教信徒便轉為地下活動,並依付佛道發展,因而摩尼就成了「摩尼光佛」。

父親說他年輕時常到這裡,旁邊僧房有和尚居住,他常和朋友進去玩。如今僧房深鎖,廟外的老人說自從最後一位僧人圓寂,這裡再沒有和尚住持。現在,草庵已為人所知,是世界上僅存少數的摩尼教遺址,哪裡還會再和佛教魚目混珠?

九年前,孩子們還沒有出生;九年後,外公早已不在。我帶著孩子們來到草庵,追昔閩南人兼容中外文化的胸懷及離鄉別井、飄泊海外的辛酸,我們的文化就是這樣延續下去。庵內石柱下聯:「菴門常掩毋忘世上苦人多」就是我們抱著的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