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兒個案引起關注 教育界社福界要求改善機制、增加資源

本報記者

本月初在屯門發生一宗懷疑虐兒個案,一名5歲女童懷疑遭虐打致死,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及後傳媒也接連報道懷疑兒童受虐的個案,事件引發社會討論,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及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也就此召開特別會議,要求政府部門檢討相關措施,設法保障兒童的安全。

教協會長馮偉華及副會長莊耀洸分別出席了立法會兩個特別會議,要求政府正視及改善現時有關缺課通報機制的不足及學校缺乏資源的問題。莊耀洸於發言時引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的立法、行政、社會和教育措施,保護兒童在受父母、法定監護人或其他任何負責照管兒童的人的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凌辱……」,要求政府履行責任,確保政策及措施能確切預防、識別、介入和處理虐待兒童的個案,真正做到「虐兒零容忍」。

教育局的學生缺課通報機制缺乏一致性

馮偉華在發言時指出,學校是及早識別和介入懷疑虐待兒童個案的重要渠道,然而教育局就學生缺課的處理方法並不一致,在中小學方面,教育局有較嚴謹及詳盡的程序處理學生缺課的情況。相關指引要求學校在學生缺課7日的情況下須即時向教育局報告,不能延誤,有關的個案將交由學校輔導教師或社工跟進,包括向缺課學生提供輔導服務。若情況未有改善,教育局轄下的「缺課個案專責小組」會向學校及家長了解缺課原因及跟進相關個案,包括提供相關的輔導以至向家長發出「入學令」。

然而,在幼稚園方面,教育局向學校發出的指引只要求學校在學生缺席30日的情況下向局方提交表格,而且用途僅限於供「幼稚園行政組」決定相關幼稚園的資助發放事宜,並不會就學生缺課原因進行了解或跟進。

教協認為從保護兒童的角度出發,教育局須檢討相關指引和機制,研究幼稚園的缺課通報是否需與中小學看齊,特別是確保缺課的個案能獲得適當和切實的跟進,適當時轉介予社會福利署。

學校缺乏足夠資源處理虐兒個案

馮偉華又指,學校要有效識別和處理懷疑虐待兒童的個案,必須依賴前線教師和駐校社工的意識、經驗和警覺性。然而政府沒有為幼稚園提供社工資助,在缺乏專業支援下,幼稚園教師對辨識、跟進及舉報個案都感到無助。

莊耀洸亦指「虐兒零容忍的箇中關鍵是資源配合」,現時中小學社工輔導服務已有十多年未有檢討改善,小學更無常規的駐校社工,學校需要每三年以招標形式購買輔導人員服務。資源不足導致中小學輔導人員人手不足和嚴重流失,難以與學童有較長時間的接觸而建立信任,要識別懷疑虐待兒童的個案就非常困難。

教協要求教育局及勞福局盡快就中小學的社工輔導服務進行檢討,為學校提供足夠而穩定的人手,小學應增設至少一位輔導教師及一位駐校社工,令學校的輔導團隊更健全及穩定,並需為幼稚園提供社工及輔導人手。政府應加強學校系統的支援和輔導,及早識別和處理懷疑虐待兒童的個案,避免悲劇再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