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少數族裔學生的家長

數衷情  ■ 潘瑩明

香港少數族裔學生的家長【註1】

上一篇【註2】提及少數族裔學生的數學老師,一方面會體諒學生的困難,刪減課程或仔細按題型由淺至深來編排進度。同時也難免把他們類比本地學生,一樣期望他們會背公式,肯多做練習以操熟過程步驟。結果,卻是事與願違。為甚麼會這樣呢?

「沒有家庭支援」是常被提及的原因。

有一位巴基斯坦父親說:「我們也會教導子女要盡力而為,但是我們對盡力而為的標準和香港的父母不同,我們不是要子女盡力跑第一,而只是要求他們真的盡了力,結果是其次。人生還有很多除了名列前茅也值得追求的。」

後來跟一些少數族裔學生面談,問及他們父母對他們在學習上有甚麼要求。

一個說:「平日都有提及要努力,但沒有甚麼壓力,只有考試前會提多幾次要習。考試結果差,會叫下次做好些。試過考得好而有獎勵之後,我就變得更努力了。……那次父親送給我一枝墨水筆。」
另一個說:「我是學校的羽毛球隊成員。有考試時,他們提我用多些時間習。試後就讓我有多些時間打球、上網等。他們認為,我要平衡分配讀書、運動和娛樂的時間。」

還有一個說:「我有一本數學筆記本,用來記下一些新學的數學知識,寫出它們的意思,用法和例子等。我這是借用爸爸教我學中文生字的做法。」

這樣看來,少數族裔的家長不乏對子女的期望、指導和鼓勵。這又跟一般香港父母有甚麼不同呢?
最近認識一位年輕媽媽,有個在名校讀小二的女兒。自己在香港小六之後到澳洲升學。當時親身歷過在香港上學的痛苦和在澳洲的快樂。現正掙扎於讓女兒留港還是到澳洲上學的考慮。

她說:「很多人指我們是虎爸虎媽,其實我們也是被逼的。課程的多和難,根本就是要父母或補習老師在放學後繼續逼學生學習。這樣他們會學到甚麼呢?享受餘暇、家庭樂、欣賞大自然、關心別人等都沒有時間去經歷。這樣值得嗎?每星期我幫女兒習中文和英文默書,內容都要寫滿4頁A4紙。以前我在小學3年級學時鐘,我覺得很難,當時爸爸也教得我很辛苦。現在女兒小二已經要學了。這樣的不斷追趕著加深加快,值得嗎?教給他們死記硬背的東西,將來也運用不來。我們為其麼要這樣做呢?值得嗎?」

原來,香港也有父母期望子女可以不受又多又深的課程壓得透不過氣來,也看到追趕課程,鬥多鬥快鬥叻【註3】以外,生活裡有更多值得子女去享受和經歷的東西。可是,文化和環境的壓力,令他們身不由己,紛紛都變成虎爸虎媽。

相比之下,少數族裔學生的家長就舒坦得多了。他們自有一套樂天而積極的文化,用於教導子女。可見,他們的子女不是「沒有家庭支援」,只是受到不同價值的,可能是更健康的家庭支援。


【註1】 筆者在2015 – 2017學年參與了一個由教育局撥款的「中學非華語學生數學的學與教支援計劃」。接觸的學生以巴基斯坦籍為多,佔64人,分佈在6所中學,為全數的45%。其他有菲律賓、尼泊爾、印度、印尼等族裔學生。計劃詳情見「小學非華語學生數學的學與教支援計劃」(NCS Math(Primary), Faculty of Education, HKU)

【註2】 詳見上一篇〈香港少數族裔學生的數學課〉

【註3】 這位媽媽的女兒學習成績是班中考第二。她不是因為女兒是學業失敗者而發牢騷。她是心痛女兒要失去童年的快樂,終日埋首在被逼的習和做功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