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爭議宜理性溝通、冷靜處理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就香港浸會大學學生因不滿「普通話畢業要求」而引發的「佔領語文中心」,及後校方宣布將其中兩名涉事學生即時停學,事件引起公眾極大爭議和對立;就此,我日前分別與被停課學生及校方高層溝通,望在了解雙方的原則及訴求下,協助雙方以顧及對方實際需要及尊嚴下調停事件,在此我亦呼籲其他關心事件人士冷靜,保留空間予雙方理性溝通。

此次爭議,源於有浸大學生在向該校語文中心教職員表達不滿「普通話畢業要求」的訴求,期間有同學以粗言及不當態度辱罵教職員。我看過相關影片,如設身處地,相信亦會因學生的說話、態度和肢體動作而感到壓力。就算同學背後的理由和原意是好,這樣的表達方式看來也是不能接受的。事隔數日,涉事的學生會會長劉子頎為不當行為公開鞠躬道歉,惟浸大仍以他及另一涉事學生陳樂行違反《學生紀律處理程序》為由,將二人即時停學,直至學校完成校內紀律聆訊,相信停學需時個多月。

希望雙方可以達致和解

學生是成年人,有責任為行為負責。惟不少人質疑學生的行為帶來學校個多月的停課處分是否恰當?是否過於嚴厲和符合比例?我尊重大學自主亦無意干預校方的決定,但錢大康校長在記者會的講法比較籠統,而校方引述條文指兩位同學危害大學的安全,所以需即時停學,我認為校方需要多加解釋,並應給予學生上訴和申辯的機會。為此,我日前已與浸大管理層會面,了解及跟進事件。

我亦曾聯絡被停學的陳樂行同學,了解其在內地實習中醫課程期間收到的恐嚇訊息及投訴電話,及有網民發表威脅他人身安全言論一事。作為教育工作者,保護學生是重要天職,因此我亦已去信浸大,要求校方採取任何可行措施,保障陳同學人身安全,讓他免受威嚇,及促請校方向其提供協助,例如為他安排其他實習機會,以免他浪費過去的寶貴學習經驗,讓他在安全環境下完成學業。

事件連日發酵,我認為癥結在於雙方缺乏溝通,正如我分別在與浸大管理層與涉事學生溝通,就是期望透過和平對話,解決矛盾,找出一個互諒互讓的雙贏方法;當然,這不是指一種和稀泥式和解,亦不是擺姿態式的握手言和,而是確切、真誠、互相理解不足的溝通:如學生認為在處理手法中有值得檢討地方就應該誠懇表達,或如校方認為處理、懲罰方式不恰當,我相信亦有改變空間。我相信,只要雙方有良好溝通,此事仍可有其他出路。我亦在此呼籲同學、校方甚至是關心事件的人士保持冷靜,為雙方保留以對話解決事件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