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做鵪鶉要做鳳凰!」 贏回尊重的工運

工會教育 ■ 權益及投訴部

長沙灣海麗於去年11月更換屋及商場的外判清潔商,舊外判商「民順清潔有限公司」(下稱民順)涉欺騙清潔工友簽署自願離職信,欲逃避僱主支付遣散費的法定責任,令工友發起爭取行動,並於去年12月尾至本年1月初罷工十日,終成功取回大部分遣散費。

我們訪問了曾參與罷工的棠姐(下圖)和職工盟清潔服務業工會(下稱清潔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了解這場工業行動的取勝關鍵。

運動為工人充權

任職「倒樓」(大廈倒垃圾)的棠姐,每天走上走落40層的樓梯,每晚累得手也抬不起。但她再累也站出來,參與工運改變了她的生命。

「我係臨時工,係海麗做清潔工只有兩年,對我講,爭取到補償係$2000多元。我參加罷工係為左工友,加上工會和區議員支持,所以要團結、要爭取、要堅持落去。」罷工令街坊對清潔工改觀,她道:「以前街坊當我地係垃圾婆,小朋友都睇唔起清潔工。依家對我較尊重,早上見面會打招呼講『早晨』,收工會講聲:『辛苦您』,『唔該』。」

改變街坊,也改變她自身,「遇到呢(剝削)事都會爭取,知道有法例。唔會怕,爭取權益,唔做鵪鶉,要做鳳凰,以前一開會縮埋一角,經過呢次,人都勇敢,大膽」。她也贏得家人支持,「(6歲的)孫女知道我罷工,同我講做清潔工都係一種榮耀;甚至係罷工最後一日,我個媳婦都支持我。」
團結的工友、經驗豐富的工會和紮根的社區組織合作無間,促成一場成功的工運。

地區網絡 街坊支持

工友於11月初向當區區議員楊彧求助,楊彧即聯絡清潔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經商討後,安排於11月13日召開海麗工友員工大會;當日工友反應踴躍,有工友更提出罷工。清潔工會見工友都敢於作出爭取行動,便先計劃一些「熱身運動」,避免工友在未有深思熟慮下行動,影響訴求爭取。

清潔工會以先禮後兵的方式,一方面致函清潔公司及房屋署提出發放遣散費的要求;另一方面則以「街站」爭取居民的支持,畢竟若工友日後罷工可能會影響到居民的日常生活,巿民的支持尤為重要。清潔工會與工友用了三至四個星期擺設「街站」邀請巿民聯署,得到不錯的反應,有接近二千名居民簽名支持。

清潔工會評估當時的形勢發展,認為已有足夠的條件進行下一階段的行動,遂與工友商量,於12月27日發起罷工。

由於楊彧在罷工前已經與個別工友稔熟,透過他們再聯繫其他工友,對動員參與行動起了重大幫助,令罷工剛開始便已經有大部分的工友參與。而楊彧與工會之間緊密的合作有助工會組織工友進行爭取行動,前者提供了一個社區網絡,讓訊息有效地傳達給居民,得到居民的支持,對整個運動來說是很重要的。工友、社區、工會三方的互信是今次工運能成功的關鍵。

各界支持鞏固信心

在罷工過程中,清潔工會透過一些軟性活動來鞏固工友的信心。如邀請不同團體來聲援、安排曾參與鐵罷工的工友來分享罷工時遇到的挫折及取勝的原因。當聽了鐵工友分享罷工的經驗後,令清潔工友有信心繼續留守。

精神以外還需金錢支持

街坊的支持固然重要,但基層工友手停口停,經濟上也需要幫助,職工盟便啟動「勞工權益基金」,向參與罷工的工友發放罷工津貼,為他們的生活提供支援。清潔工會亦與工友於元旦進行籌款行動,工友最初沒有太大的勇氣請其他人捐款給自己,直至元旦遊行當日,看到不少人也幫忙籌款,感覺是一個很自然的現象,令工友也主動拿起籌款箱籌款。而工友亦慢慢成長,由害怕傳媒,需要戴上口罩,直至後來樂意接受記者訪問、拍攝,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也讓社會明白工友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民順公司代表接連犯錯,亦是罷工取得勝利的關鍵之一,他們不但提出以一個超低的二百元價錢作為補償,甚至涉嫌打記者,令公眾更支持工友的行動,迫使資方進行調解,答應向工友支付較合理的補償金額,清潔工會與工友個多月的努力和十天的罷工終取得成功。

訪問結束時,我們深深體會到團結、社會及身邊人支持,對爭取訴求實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