筲箕灣東天后誕的興旺與衰微(下)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陳子安

筲箕灣東天后誕的興旺與衰微(上)

前文提及1932年《香港華字日報》刊載有關筲箕灣東天后誕的報道,日期是新曆6月17日(即農曆5月14日),與傳統上於五月初七日前後舉行天后譚公誕的日期相近 (因每一次賀誕暨神功戲的日期因應卜杯而決定,故可能與五月初七日有些出入)。由此可見,當年筲箕灣東舉行的,不是天后誕暨神功戲活動,而是天后、譚公誕暨神功戲活動。既是這樣,為甚麼記者會說:「慶祝天后誕,搭棚演戲」,而不說「慶祝天后譚公誕,搭棚演戲」呢?對於這個問題,筆者認為有兩個可能:1.記者有可能寫錯;2.譚公的宗教影響力未及天后的大,故群眾一般以天后誕作統稱。筆者傾向相信第2個理由。戰後初期,陸大新在報章上撰文指,譚公廟的香火,大有後來趕上天后廟之勢,如此說明戰前天后廟的香火一直較譚公廟的興旺。

究竟戰時發生了甚麼事情,致使筲箕灣東譚公的光芒漸漸蓋過天后?答案可以從現存於譚公廟一塊立於1944年的碑銘略知一二。1944年5月,筲箕灣東街坊值理會為因戰爭受損的譚公廟進行重修工程,而《重修譚公仙聖廟碑記》的碑文成為我們了解日治時期筲箕灣的政治及經濟情況的重要一手資料。1942年,日本軍政府在筲箕灣東大街設立了漁統制度,在漁市場將漁民的魚穫進行拍賣。整個日佔時期,筲箕灣東的漁業經濟興旺,受惠者包括大型及中型漁船的東主、漁欄東主以及在東大街為漁民提供貸款的店舖東主。

在日本人統治下,筲箕灣部分的漁民開始富裕起來,某部分還上岸置業。戰後,香港人口急增,對魚類產品的需求亦大大提高,香港漁業發展亦達至巔峰。1960年代是筲箕灣漁業經濟的高峰期,當時約有一萬名漁民,整個地區的經濟因這群有消費能力的漁民而受惠。與此同時,筲箕灣東譚公廟的香火已經大大超越了天后廟,譚公信仰已成為筲箕灣東水上族群的主要信仰。

1970年代開始,筲箕灣進行城市發展,不少原本在東大街有物業地權的客家族群漸漸搬離東大街,而這古舊的大街上相繼多了一楝楝新型的住宅大廈。不少富裕的漁民購入這些單位,結束了前半生在艇上飄泊的生活,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岸上人。漁民及其子嗣世代定居筲箕灣,令譚公廟的香火持續暢旺。今天,漁業雖然已經式微,但漁民子弟每年從農曆四月初七日的子時開始,就絡繹不絕到譚公廟進香至翌日,以行動感謝譚公爺對他們幾代眷顧之恩。反之,隨著客家族群的離去,天后娘娘的名聲因而沉寂,而廟宇香火未能回復昔日的興旺。

透過廟宇的碑銘及其他歷史資料,我們不但可以了解筲箕灣東不同族群的遷移,亦看到了這個地區發展的變化。


備註:2017年本中心出版《走筲箕 – 筲箕灣街坊生活札記》,聚焦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筲箕灣的社區生活,走訪十多位老街坊,嘗試重現昔日的生活場景,記錄他們對筲箕灣的社區記憶,並希冀這些回憶能為未來的社區發展和規劃帶來一些反思。如有興建者可瀏覽以下網址,免費下載此書pdf版本:《走筲箕──筲箕灣街坊生活札記》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