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教育局及勞福局局長會晤
要求:小學一校一社工和常額輔導老師

本報記者

今年一名五歲女童疑遭虐殺,而其就讀小學的兄長亦疑有受虐傷痕,期後再接連揭發懷疑虐兒個案,引發社會對處理保護兒童的機制、支援及資源人手的關注。其實不單是虐兒,青少年問題低齡化,欺凌、吸毒、精神健康等問題,都亟需專業人員及早介入、深入輔導及長遠跟進。

教協及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早於2011年曾組成關注學校輔導聯盟,進行《小學學生問題統計》,推論需要接受輔導或支援的小學生比率或高達28%,反映小學對服務需求龐大。聯盟一直爭取小學落實「1+1」制度,即每所小學設立常額駐校社工及主任級別的常額學生輔導教師,為學校及早識別和介入等工作提供資源配套。但政府卻迴避問題,是教育與社會福利政策的嚴重失誤。

學童問題已刻不容緩,教協與社總於2月2日會晤教育局局長及勞福局局長,要求局方全面檢討保護兒童政策以外,初步而首要的是就輔導資源、缺課制度及配套等方面,盡快落實即時的改善措施。

全方位學生輔導人手嚴重不足

教育局現時在小學推行的「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是按班數提供輔導津貼,學校可自行聘請輔導人員,或向非政府機構購買相關服務,但規定每三年便要以價低者得的方式重新投標,令輔導人員薪酬一直偏低,工作沒有保障,流失率高,嚴重影響輔導服務質素和穩定性。根據調查,逾四成輔導人員現校年資少於三年,更有逾半表示一至兩年內會離職。小學輔導人員流失率高,影響個案跟進的延續性,也不利於累積和傳承輔導經驗。

此外,根據社總2015年的調查,逾九成校長、教師及小學學生輔導人員認為小學輔導人手資源不足;特別是17班或以下的小學,只可獲半額輔導津貼,學校只能聘請半職輔導人員,或由學校及非政府組織補貼,以低薪聘用全職人員。由於人手不足,學生輔導人員由2015年每人平均處理122宗個案,增至2016年的244宗,每周平均超時工作11小時,工作量大加上學生問題複雜化,令輔導人員迫於只能處理嚴重的危機,但仍難深入跟進,遑論處理及早預防的工作。

建立健全的小學輔導系統

因此,我們向教育局及勞福局局長建議,取消有關服務的投標制度,取而代之是為每間小學設立一名學生輔導教師及一名駐校社工。學生輔導教師負責校內統籌及提供發展性和預防性的輔導服務,而駐校社工可集中個案和家庭輔導,包括及早辨識或介入、跟進,並把嚴重個案轉介至相關機構。兩者透過分工與協作,雙劍合璧地支援有需要的學生和家庭。

由於現制度下,有323間小學選擇領取輔導服務津貼,其他學校則選擇分配常額學生輔導主任/教師。我們建議保留並為所有學校提供輔導服務津貼,讓學校能靈活適切地針對其校本的需要,推動發展性及預防性等相關工作,提供資源配套。

教育局在小學推行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已逾十年,期間無論社會環境、家庭形態以至學生的需要和問題等,都已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們期望當局長遠應就小學全方位輔導的模式及成效,進行全面及大規模的檢討,以探討現今小學輔導的情況及未來的發展規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