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樂.同行

專業分享 ■ 趙婉華

一對小戀人,從談婚論嫁,到結婚生子,本來是幸福無比的事情。誰知當親手抱著自己的孩子時,明明他懂得對著你笑,懂得手舞足蹈,但醫生卻告訴你,這小寶寶的部分聽力神經已受損,需要配戴助聽儀器才能應付日常生活、學習及與人溝通,並要接受一連串的訓練。這一刻,心裡的痛已化成泉湧般的淚水,想起未來的路像走進山洞般黑暗……,以上是一位家長親身憶述的心路歷程。

家長們面對不同的聽障問題,應如何為小孩子選擇及配備適當的助聽儀器?他的學習會有困難嗎?入讀主流學校、還是特殊學校?是否應該放棄工作在家教導他呢?他還有其他特殊需要嗎?這一連串的問題,都需要一群富愛心的專業同工與家長同行。醫生、聽力學家、言語治療師、社工、老師,甚至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他們需要發揮既「分工」又「合作」的團隊力量,為家長解答疑難,一同協助他們幫助聽障孩子跨越障礙,從而發展潛能。

家長的參與是十分重要的,家長當然是一位教導自己子女的「專家」,從小帶著聽障子女出入醫院覆診,接受訓練、配置助聽器,進行家居訓練等,無條件的陪伴和全天候的照顧,家長的投入參與,與專業人士的協作,能為聽障學童帶來更奏效的幫助。但他們也是照顧聽障小朋友的「初哥」,有時都會遇上困難與無助,專業同工也應予以體諒,提供解決的方案,以「心」與家長同行。

有些人認為聽障只是聽覺的問題,並不嚴重。其實聽障是「看不見的殘疾」,因為聽覺障礙帶來成長中語言、溝通、社交,甚或自我形象的問題,都是必須看重的。每個聽障孩子都是獨特的,聽覺能力也不同,我們不能用一種唯一的方案去教導所有的聽障孩子,因此除了共同的核心課程外,為孩子擬定個別化的學習計畫也是必要的。

聽得到,才會講得好。透過人工耳蝸手術,甚或現在香港已有不少小朋友配戴雙耳蝸,科技為聽障小朋友帶來希望,但我曾聽過有些老師有以下的疑問:人工耳蝸會發出輻射的嗎?我戴著無線調頻系統的發射器講課,會影響我的健康嗎?學生戴了助聽機後會立刻聽到所有聲音嗎?以上各題的答案都是「不會」。戴了助聽器後需要經過訓練,聽障學童才會辨識及理解聲音及說話的內容。所有的不理解,都是來自未認識。

「及早識別」、「早期介入」、「家長參與」、「專業團隊的支援」、「善用科技及助聽儀器」都是聽障教育重要的元素。期望在各方專業人士及家長的共同努力下,一起同行,為聽障孩子創造潛能得以盡展的成長路。


【 作者簡介 】
現任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教育服務協調主任,從事教育工作達30年,期間從事聽障教育服務有20多年。在學校任教時,負責語文科、課程發展及行政等工作。現職除了擔任聾福會特殊幼兒中心、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家長資源中心、融合教育資源中心等行政工作外,並參與支援主流學校、家長教育、師資培訓等工作。4 – 6月份本會與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合辦手語初階證書課程,詳情請見本報第10頁,或瀏覽本會課程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