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少數族裔學生對數學的愛惡

香港少數族裔學生對數學的愛惡【註1】
數衷情 ■ 潘瑩明

上一篇寫及少數族裔學生的家長【註2】,不做虎爸虎媽,只要求子女盡力,不要求名列前茅。他們這種輕鬆的取態,時常令人覺得他們未盡督促子女的責任,以致少數族裔學生學習散漫,不肯像華語學生般下苦功。

少數族裔學生是這樣的嗎?讓我們從他們對數學的愛惡,來看看他們的學習意願罷。

透過傾聽少數族裔學生的心聲,可以比較貼心地從他們的角度看數學學習。

我們在跟學生面談時問:「你喜歡數學嗎?」

最極端的一位學生答:「我討厭數學。」過了一會,再說:「我一出生即討厭數學。哼!其實我未出世已經討厭它呢。」但是,當老師在課堂安排做有獎的練習時,她也興高采烈地參與。

一位學生苦著臉說:「我很怕數學,好難。」但是,有一課用不同斜度的扶手電梯引入正切比(tangent)【註3】後,她說:「啊!這個很容易,我明白呀!」後來面談時,她再補充:「老師教公式時,總要我們記好,並且說將來會有用。其實我們還是不知道有甚麼用?扶手電梯這例子就不同了,真是日常生活裏我們都見到的嘛。」

一位學生委屈地說:「我見其他香港同學用很多時間去操練可以考得高分,於是我也試用這種方法,還是不行。當我不明白時,操練多少也學不到。」

一位學生皺著眉說:「我也不肯定,當我明白時,我喜歡數學;當我不明白做不來時就討厭它。」過了一會,她再想起說:「我更喜歡科學,因為學到很多跟日常生活有關的東西。」
此外,他們在一份問卷的回應【註4】,也反映了他們學習數學的狀況。在6家中學,154人當中:

  1. 89%表示,如果努力學習,就可以入讀大學和找到好工作。(If I work hard, I can go to university and find a nice job.)
  2. 87%上課時留心聽講(I pay attention to the teacher during class.)
  3. 81%做數學時想可以有多些時間(I want more time when I do maths questions.)
  4. 77%努力習應付測驗和考試(I study hard for my tests and exams.)
  5. 62%表示喜歡數學(I love maths.)
  6. 60%能夠幫助到同學做堂課和家課(I am able to help my classmates on their maths classwork and homework.)
  7. 51%表示要跟上老師的講授很困難(It is hard to follow teacher’s talk.)

以上的資料,連同上兩篇〈數衷情〉,不在於學術價值,只希望能夠平實地向大家展現他們在香港學習數學的境況,他們或並不是本地人所猜想的散漫和缺乏理想;通過了解,給予支持和鼓勵。到頭來,如果有較好的方法教少數族裔學生,華語學生一樣學得苦,何嘗不需要那些好方法呢?


【註1】 筆者在2015 – 2017學年參與了一個由教育局撥款的「中學非華語學生數學的學與教支援計劃」。接觸的學生以巴基斯坦籍為多,佔64人,分佈在6所中學,為全數的45%。其他有菲律賓、尼泊爾、印度、印尼等族裔學生。>> 計劃詳情 

【註2】 詳見上一篇「香港少數族裔學生的家長」

【註3】 有關課件見” How special are the trigonometric ratios? ” 

【註4】見原問卷回應及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