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財

雨澤心田■田方澤

小時候過年,拜年總是不情不願,比如明明是已成的事才要恭喜的,但新年見人卻要恭喜發財。只是長輩命令,也客客氣氣道上問候。今年過年前網上大家笑說「新一年保安好態度大賽」、早幾年結婚後發現一些晚輩新年特別熱情,就知大家都期望發新年財。從熱情問候、到茶餐廳酒樓加價,似乎新年談錢就是合理的、應該的、熱情的。

前輩徐弼群醫生說農曆新年是明目張膽的賄賂、是華人文化的糟粕要被淘汰;過年前藝術家黃國才兄在Facebook批評農曆新年是虛偽、造假、胡言亂語,小朋友被大人強迫講大量假話,是「農曆新年大人細路必經的劣質核心價值」。大抵正解釋自小對於拜年的別扭感覺,對於窮人恭喜發財、對於不再青春的親戚才去叫青春常駐。但深思下去,又似乎似是而非,比如說,這幾年要派利是,對於一些態度差劣的小朋友,或是根本毫不相識的後輩,似乎還必須堆上笑容去派發利是,心裡也有一點不願,結果也不知道是誰迫誰說假話、誰在服務誰了?

新年發財發的是甚麼財?從給晚輩壓歲祝福,到大人為了面子派利是,以及晚輩熱情只為了發新年財。看著大家計較利是錢,年獸即再現於世,亦只能表示無奈了。

年三十晚回家,剛好在樓下遇上大廈的清潔工友。家住舊式唐樓,沒有電梯和垃圾槽,倒垃圾時只能走幾趟,每次彎著腰拖兩、三層樓的垃圾落地下,再走上樓。回家後思前想後,拿了一封小利是,走落樓給工作中的工友姐姐,衷心感謝她一年的辛勞。她似乎略感驚訝,笑容道謝,卻是我近年難得看見的燦爛。而這一封,大概是我這幾年送得最真心、最帶有祝福的利是。

所以談新年財,希望是大家心中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