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學校推動閱讀提供合適土壤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IEA)就「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 2016)的報告顯示,本港小四學生的閱讀成績持續取得三甲的佳績,但在閱讀興趣、閱讀信心,以及在閱讀課堂的投入程度則表現欠佳。對於本港學生對閱讀欠缺自信和興趣,這或許與本港著重操練和成績不無關係,而教育局在學校推動閱讀所提供的軟硬件支援不足,也同樣不容忽視。

事實上,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最重要是讓孩子對閱讀感到興趣。因此,學生能否接觸喜歡的讀物、學校有否合適的「土壤」推動閱讀風氣,教育局提供的軟硬件支援可說是不可或缺,學校圖書館主任更有著重要的統籌和推動角色。據了解現時有部分中、小學連每周一堂的圖書課也未能安排,不少圖書館主任也向我反映,由於他們需要兼顧的教務和行政工作繁多,例如日常主科教學、課外活動帶隊、校內出版等,令他們難以專注及有效發揮圖書館主任的專業角色。

難以評估閱讀成效

因應閱讀的重要性,政府於2001-02學年起,為資助學校提供編制圖書館主任教師職位,並將「從閱讀中學習」列為四個學會學習的關鍵項目之一。圖書館主任是否兼任過多圖書課以外的工作而變得「不務正業」、教育局提供的資源及支援成效如何?我在立法會向教育局提出質詢,並要求教育事務委員會納入議程討論。可是,一些基本的評估指標,例如政府每年投放於推動閱讀的項目及撥款、學校館藏數目、借閱量、圖書館主任的平均年資、在職訓練時數,以及每周用於處理行政職務的時數,教育局均回覆說沒有統計和分項數字!錢是用掉了,但如何評估現時的閱讀成效呢?

至於會否參考學校其他統籌主任的做法,為圖書館主任設定教擔上限,讓他們可專注履行資訊及媒體專家、教師的教學伙伴、課程支援及教學資源統籌員等教育局所訂下的職能,教育局回應時表示,現時無意為圖書館主任訂定明確的教擔上限,希望校方能確保圖書館主任有足夠能力及空間履行其職責,如有需要,局方會考慮制訂較仔細的工作指引。

政策背道而馳

除了軟件支援不足外,教育局早前取消廣泛閱讀計劃津貼,甚至連圖書館的硬件設施也未能提供,與政府強調重視閱讀無異背道而馳。為鼓勵學生自小養成閱讀習慣及善用學校圖書館,政府早於1993年已把「中央圖書館」定為公營小學的標準設施,即每所公營小學應設有一個相當於兩個標準課室及可存放約六千冊圖書的圖書館。但據我近年探訪的低於標準校舍所見,不少學校仍未設有圖書館或標準圖書館,學校只能將圖書散落在不同的角落。

事實上,學校需有合適的土壤,加上圖書館主任的悉心澆灌,閱讀的種子才可以落地生根。教育局為香港學生在全球閱讀研究中取得第三名的佳績而感到欣喜,並形容是「再次證實香港教育朝正確的方向邁進」之餘,有否同樣為調查顯示本港學生閱讀表現強差人意的地方反思?為了解問題所在並作出改進,教局是否有責任主動及定期進行檢討,而不是以「校本」為名,對學校推動閱讀的成效避而不談,對圖書館主任有否足夠空間發揮專業角色不聞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