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生應該學習甚麼歷史?
— 聽馮以浤先生演講

思想之樹■張 往

由退休學者馮以浤先生撰寫,張曼儀教授翻譯的《人類文明簡史:從中國看世界》一書,去年發行雙語版本,並於上月舉辦一場研討會,題為「中學生應該學些甚麼歷史?」筆者當天在會場偶遇理事同仁,才得知作者實為司徒華先生的知交好友;而這場演講更是馮先生二十多年來的一次公開演講。

馮以浤先生憶述1950年代的歷史課,指當時老師只是依書直說,利用黑板和課本重複讀句、解句,這就是當年學習歷史的形式。後來他專研地理學和投身教育工作,直至退休前後希望編寫一本世界歷史地圖集,以傳統史地不分家的概念補足歷史學習。怎料地圖集的計劃,最終變成了一套份量十足的世界通史普及讀本,其中更有繪製精美的地圖,目的只為在普及歷史教育上略盡綿力。

他引用盧梭(Rousseau)的說法,認為教育的三個階段應集中培養兒童的感性(12歲前)、知性(12-15歲)和德性(15-18歲),又表示在制定中小學課程時應考慮學生成長和社會發展兩大因素。「生活在當下的社會,史地知識是挺重要的。」可惜在中史列為初中必修科的同時,世界歷史卻淪為較次要的學科,令他憂慮新一代學生對世史一無所知。他提出,在小學應以講故事的形式按時序教授世史,融入語文和常識科;到了中學,則應將中史併入歷史課程,用其中三分一課時教授,而其餘時間則教授世史。

事實上,歷史學習內容的多元化是引發學生興趣的關鍵,有論者曾言中史的內容本已繁複,假如連世史也一併教授,會令學生難以掌握。筆者認為這說法只是逃避承認歷史教育的責任 ——須知道具備完整而多面向的歷史視野和意識,正是新時代公民所需的重要質素,就如馮以浤先生總結所言:「中國是世界一份子,應納入世界歷史課程內,並佔適當比重。」

在數位年代下,特別對歷史學而言,教師不應再墨守成規地集中教授以帝王將相為主體的朝代興替,或要求記誦歷史演變的史事年表,以致繼續在考試中要求學生展示短期記憶,這變相是輕視歷史學習中的批判思考,更有甚者是間接扼殺年青人對歷史學習的興趣和志向。